口胡,年下,清纯ABO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10)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还有两章左右完结。


10.

伴随门闩开启的喀嚓声,一股熟悉的苦艾酒味幽幽飘进阿云嘎的鼻息。


“嗯?你怎么来了?”他略显惊诧,低头核对预约信息,确认是徐小姐没错。


郑云龙拖着脚步走进屋内,一屁股坐进软椅,取下口罩与帽子,面带倦意地故意撇嘴:“怎么?看见我不开心?”


他这次临时回来主要是为了见甲方,无奈有节目任务在身,昨晚又和搭档临时换曲,改了一宿才总算把公演舞台的饼重新画好。


即便如此,也肯定是要见阿云嘎的。


郑云龙在得知要回来时,便请徐丽东帮...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9)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9.

其实,治疗师是有工位的。


虽然他们总捧着笔记本、文件夹在各个理疗室中穿梭,但慰藉所依旧给他们配了工位,面积不大,常用来放杂物,或是临时处理些文书工作。


阿云嘎是所里的资深治疗师,固定客户多,日程也自然排得满。他平时很少来工位,桌上没摆几样东西,却总是将它收拾得很整洁——可最近不同。


午休,他手持一束报纸包裹的黄玫瑰走出电梯,来到办公区将其摆在工位。桌前已堆了几个花束,好在每束也就15支,看着倒不显杂乱。


“又是花?这都第几天了?”坐在对面的蔡程...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8)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8.

“嘎子哥。”蔡程昱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位,“我觉得大龙哥,不像什么好人。”


看了眼身旁的少年,阿云嘎调转方向盘,将白色福特驶入车流:“哦?怎么说?”


“他说我的信息素像鲜橙多。”蔡程昱皱起鼻头抱怨,一边系好安全带。


年长的Omega忍俊不禁,三两句哄好小孩后开口:“今天如何?他没为难你吧?”


“那倒是没有。”蔡程昱委屈地撇嘴,抿了口雪糕,“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你分明在,却让我代班。”


“我也是分身乏术。”阿云嘎刚去了趟培训中心,找余笛拿推...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7)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鉴瓶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6)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6.

“——况且我觉得,他们既然愿意花这笔钱把版权买下来,就应该在尊重原版的前提下尽可能地还原,而不是把它最需要表达的内核去掉。”郑云龙单手搭在软椅靠背,喝了口凉水感觉嘴里的香口糖变硬些许,“荒唐,而且狗屁不通。”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屏风后的一阵沉默。


“……嘎子?”


轻唤将放空的阿云嘎拉回现实世界,令他慌张地慢了半拍回应:“咳,抱歉。我只是……”


阿云嘎拖了个长音却没说出理由,反倒是郑云龙接话,声线缠着苦艾酒的辛辣好似微醺:“没想到我会说正经事?”...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5)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5.

蔡程昱径直走向公司茶水间的冰箱,却被阿云嘎叫住:“快来吃吧,我替你热好了。”


“多谢嘎子哥!”蔡程昱应声展露笑容,见前辈所坐的小圆桌旁摆着垫有餐巾纸的便当,落座后用清朗的声线哀叹一声,“不好意思,刚才耽误了会儿。”


阿云嘎端着盛外卖的纸盒,挑了块糖醋里脊夹给对方:“上午的客户?”


“谢谢……是啊,就是之前那位。”蔡程昱年纪轻,是十足的直肠子加乐天派,常用他那股精气神来激励客户,此刻却不免咋舌轻叹。


阿云嘎回忆道,眼前这小孩很少抱怨工作,因此当蔡...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4)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4.

郑云龙最近像是着了迷。


他会不时查看自己的手机,或者在闲暇之余放空,旁人叫唤他时也总会慢半拍。他会为一通不知名的短号,而跑到力所能及最安静的地方接听,即使短暂的通话,也能令他精神抖擞。若是梦境能嗅到气味,也恐怕会是这幽森雨境的气息。


在郑云龙看来,阿云嘎无疑是位极好的聊天对象,任凭自己在交谈中如孩童般捣乱,这位治疗师总能不失谦和又独具魅力地说出有趣的答复。无论承认与否,他偏享受这段看似若即若离的关系,如同点在舌尖的甘蜜,叫人心痒却倍感满足——


“你在...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3)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3.

“你昨晚来了吗?”


依旧是那间理疗室,坐在屏风后的阿云嘎十指相交,鼻梁上架着防蓝光的细框眼镜,打太极似地将问题推给郑云龙:“郑先生看见我了吗?”


通过几回相处,郑云龙也多少摸清了对方的说话风格,双肘靠在软椅的缎面扶手,摸着耳垂回答:“分明是我先问你的。”


阿云嘎轻笑一声后提笔记录,并未给出正面回应:“我昨晚出去了一趟呢。”


“你真应该去做……新闻发言人。”郑云龙见问不出个结果,嘴角轻扬,掩去眼底一闪而过的无奈,“或者是政客。”


“可惜我对...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2)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2、

“不好意思,理疗室是禁烟的呢。”


郑云龙单肘靠桌,唇边咬着烟蒂,对治疗师的制止置若罔闻:“电子烟而已。对了,你能分辨香烟和烟草味的信息素吗?”


“那是当然。”屏风对面答得利落,停顿半刻发现郑云龙没有灭烟的意思,便继续出言相劝,“郑先生,电子烟也不行。”


“都说别见外了,叫我大龙就好。”郑云龙自得其乐地吞云吐雾,这是他来到Omega心灵慰藉所的第二周,言行举止随意了许多,倒是令阿云嘎头大不少,“不如这样,你叫声大龙,我就把烟灭了。”


阿云嘎瞥向左...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1)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

剧场的准备室中,一台液晶彩电正被锁定在新闻频道,4:3的普清画面被强行拉成宽屏,年久失修的音响声极具颗粒感。


“——但是您不能否认,高速的现代化进程对Alpha群体同样会产生影响。”


坐在演播厅左侧的专家扶了扶眼镜:“对,但我并不认为Alpha是承受最大社会压力的性征群体。当然,如今人们已不再将性征作为划分社会地位的硬性标准,但社会普遍认知、Alpha群体的先天性优势,仍然能为他们争取到优于其他性征群体的潜在社会资源。”


“那您又是如何看...

1 / 5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