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年下,清纯ABO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4)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4、

“今天是周几啊?”嘎子仰摊在床褥间,将颠倒的视线投向坐在书桌前的阿云嘎。


阿云嘎戴着一副防蓝光细边眼镜,正在处理工作邮件:“周三。”


“啊,为什么明天不是周末?”嘎子张开嘴,在叹气前先打了个呵欠。


阿云嘎敲打键盘的双手略微停顿,随即回归原速:“……因为今天不是周五。”


嘎子在床榻中翻滚几下,顶着一头乱发跑到阿云嘎跟前:“那为什么一周是七天啊?”


“因为上帝用七天创造了世界。”阿云嘎此时其实没工夫闲谈,却又不想嘎子闹腾,便心不在焉地敷衍。...


【龙嘎/MXH】兴致正浓(下)

生贺,绒绒生日快乐呀!!

※少年龙×Playboy(?)嘎,含棋昱

※AU,本质MXH搅和实录,全文11k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深究


前文入口 

今天是郑云龙18岁的生日,却无意间和朋友们走进一家Gay吧——

预警:含微量路人暗示


4.

郑云龙回到卡座时,按捺许久没有嚷嚷的众人立刻毫不留情地发出哄笑声。他故意无奈地抿着唇,用浑话骂了句王晰和李琦,接着便被对方拉到沙发旁坐下。李琦兴致勃勃地开口:“怎么样?看你俩聊得还挺开心,电话拿到没?”


“他是挺逗。”郑云龙耸肩,经过对方提醒才想起要电话的事,“电话……没来得及。”


旁边立马发出...

【龙嘎/MXH】兴致正浓(上)

※少年龙×Playboy(?)嘎,含棋昱

※AU,本质MXH搅和实录,绒绒生贺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深究


今天是郑云龙18岁的生日,却无意间和朋友们走进一家Gay吧——


1.

清冽的水注从龙头流出,滑过相互摩擦的双手,带着泡沫冲入盥洗池中。身着纯黑连帽卫衣的郑云龙正站在酒吧的洗手间中,双臂撑在大理石台边缘,面对长条方镜无意识地放空。待他片刻回过神,这才连忙低头将残留在脸颊的奶油洗去,顺带用湿漉漉的双手抹了把圆寸。


“大龙,你没事吧?”李琦从门后探出头,闪身走进洗手间,来到对方身后确认。


郑云龙在镜中打量起对方那身红T恤配凉拖的装扮,从

【云次方/龙嘎】胡同夜店

※牛仔外套龙×西装网衣嘎

※短打,郑大爷误入盘丝洞实录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住在西郊胡同4-19号的郑大爷今天午睡起晚了。


他通常会在每天的早上十点起床,醒觉后在正午用过早午餐,下午两点时还会趁阳光正盛,开着窗帘再午憩两小时。直到下午四、五点他才会起身出门,去李姐家的茶馆喝上两盅,与胡同里的其他人唠些闲嗑。最后带着满肚子的八卦回到自家院子,等待一天的结束。


可今天不同,郑大爷睁眼时天已黑得彻底,巷道中也亮满了两串爬着蛾子的路灯。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已是九点过半。本想着今天不出去了,可无奈口中干得慌,想睡却也睡不着,于是打算起身去趟茶馆...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3)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3、

阿云嘎从病房中睁眼,视线所及一片苍白,四周萦绕着药剂与消毒水混合的气味。明亮的晨光从镶嵌金属外栏的平开窗中穿过,伴随散开的纱帘在瓷砖地板中泛起交错的光斑。


还未能理清思绪,右侧便传来开门声,一位身着蓝色护士服的女人推着治疗车走进病房,见男人醒来后露出笑容:“咦?先生您醒了?头还疼吗?”


如梦初醒的阿云嘎四肢麻木沉重,想开口却感到喉咙如针扎般痛痒,数次无果只得轻轻摇头,任由那面容熟悉的女人触碰自己的额头。


“很好,烧退了些。”徐丽东标准的露齿笑,从托盘中拿出...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2)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2、

昨晚,嘎子干了件事。


他趁阿云嘎入睡时偷偷醒来,走进盥洗室打开镜子背后的置物柜,拿出那瓶拆封过的安定抖出两片,就着凉水吞入腹中,随即匆匆躺进温暖的被褥,望着天花板等待睡意,好似平安夜当晚等待圣诞老人的孩童。


嘎子极少在阿云嘎精疲力竭时操纵这具躯体,即使偶尔一两回睡着也实属意外。他对睡意乃至入眠都相当陌生,所以他需要睡着,并且得睡的极深。没过多久,嘎子便感到眼皮沉重,脑中活跃的意识也逐渐倦怠。在眼睑合拢的瞬间,比午夜更深的黑暗笼罩他的感官,四肢泛起酥麻却难以动弹,...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1)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1、

“……好啊。”男人的提议令郑云龙眼前一亮,总感觉与对方又更近了一步般。


“那叫声来听听?”嘎子面向对方,眼中透出些期待。


郑云龙低头发出短促的笑声,用手背磨蹭起鼻尖:“嘎子哥。”


“真乖。”嘎子满意地点头,伸手将少年垂顺的刘海往两侧拨弄,露出浓眉与神采奕奕的双眼,“让我们来看看猫猫适合什么发型……你平时会自己吹头发吗?”


郑云龙轻轻摇头,其实他尝试过用发蜡固定头发,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嘎子也见怪不怪,毕竟是才从高中毕业的小伙子,还没到花心思去打扮自己...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0)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0、

   “你很开心。”


王晰靠在办公椅中翻看体检报告,视线滑过镜片上缘望向正低头回复消息的阿云嘎。


阿云嘎应声抬头,将手机收回西装内袋:“嗯?有吗?”


王晰挑眉,拖着低沉的醉酒嗓问道:“自由恋爱?对方很年轻吧。”


“你怎么——”阿云嘎讶然,虽说自从上次发情期后,自己确实带有郑云龙的Alpha信息素,但王晰是Beta,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察觉。


王晰将文件摆在桌前:“这是你的体检单,你觉得呢?”


阿云嘎一时也不好解释...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9)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9、

郑云龙,不会有人比你做更蠢的事了。


电梯应声开门,郑云龙抱着快递箱踩上24层的走廊地毯,每一步都走得相当糟心。自从独自醒来,他的思维宫殿被分为两派,持续了接近四天的内战。一方是理智派,认为阿云嘎“失联”接近100小时,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确,自己不该再自作多情。而另一方则是节节败退却依旧顽强抵抗的妄想派——没什么主张,就是贱得慌,非得去看眼对方才舒服。


其实,他也曾寻求过旁人的建议,比如发小刘令飞。对方听罢哑然失笑,挪喻郑云龙这是失去了被大佬包养的绝佳机会,并且大手一挥,...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8)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8、

“嗨!早上好呀!顺带一提,我们昨晚做爱了!”


电梯门应声打开,嘎子正戴着一副粉色心形宽边墨镜,向走进的清洁工大妈露出灿烂的笑容,即便对方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就在楼上701,我们昨晚和男友Boum Boum Boum到凌晨两点——不对,是两点十七分!您也许不知道吧?就我身边这位帅哥,他每晚雷打不动地十点半睡觉。这是里程碑,而且是非常、极其以及无与伦比珍贵的性爱里程碑!”


而此时此刻,身为另一位当事人的阿云嘎正站在贴满小广告的老式直梯中、顶着一头乱发、窝在皱巴巴的短袖T...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