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年下,清纯ABO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6)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6、

此时,嘎子正窝在后排的皮质座椅中如坐针毡。


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把阿云嘎叫出来无异于自杀,可如今盯着郑云龙的后脑勺发憷也并不是件惬意的事。思来想去,嘎子还是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毕竟家丑不外扬,这些事还是留给自家小羊慢慢算账比较好。


“咳咳——”


突如其来的清嗓让嘎子打了个激灵,本能地看向车内后视镜,却与前排驾驶位中的郑云龙对视片刻。少年眨眨那双清澈的眸子,视线在短暂交汇后移开,继续扶着方向盘行驶在环城高速中:“别想逃,我还有问题想问您呢。”


嘎子怀疑对方是自己肚里的蛔虫,嘴上却是俏皮地挑衅:“可你也拦不住我吧?”


“确实。”郑云龙在红灯前减速停下,单手搭在座椅靠背中回头,“但您就不怕我跟先生说个比现在还精彩十倍的故事吗?”


“什么故事?我也想听。”嘎子没想到对方会威胁自己,不禁饶有兴趣地挑眉,“你真以为他会相信你?”


郑云龙则答得四两拨千斤:“那就看先生会信我还是您咯?”


啊,什么小奶狗,分明是狼崽子啊。嘎子吃瘪后连连咋舌感叹,心道这小子尾巴藏得还挺好,看起来人畜无害,没想到还有些小城府。随即放弃了开溜的打算,靠在后座中望向附着于窗外的蒙蒙细雨,将霓虹点缀成绮丽的光斑……


-


两人顺着地下停车场的直梯坐到24层,公寓还是那副嘎子离开时的模样。郑云龙打开客厅灯,在玄关换过鞋后走入厨房。嘎子则优哉游哉地窝进沙发中盘腿,秉承“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心态,静待对方盘问。


郑云龙端出两杯冰水,将其中之一推给对方。虽说已然脱离灯红酒绿,对方却依旧延绵不断地散发出过度的甜香,甚至能被列入勾引的范围。少年揉揉鼻子,坐进右侧的沙发中:“所以说……您是?”


“嘎子,阿云嘎的副人格。”嘎子拿起玻璃杯不紧不慢地抿了口,愣是将凉白开喝出了鸡尾酒的感觉,朝郑云龙眨眼道,“叫我嘎子哥就好,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叫小哥哥。”


郑云龙若有所思地点头,尝试继续同嘎子交流,却总被那露骨的穿着打扮与信息素所影响,不禁低头清嗓:“咳,您能先换件衣服吗?”


“怎么?大龙不喜欢吗?”嘎子颔首,无辜地抬起上目线,纵使郑云龙内心有万般考虑,也被他轻易打碎,长腿一展直接跨坐在少年身上。


郑云龙不由得蹙起双眉:“您干什么?”


“没什么啊?”嘎子十指交叉,揽过少年的后脖颈,语气无辜地提出无理取闹的要求,“我们难道就不能做一回,然后就当所有事都没发生吗?”


郑云龙惊怔,抬臂捉住准备滑向自己衬衫前襟摩挲的双手,显然对此并不买单:“等等,您现在是想和我做桃色交易吗?”


“你词汇量这么丰富,真不考虑来一场电话性爱吗?”嘎子见对方不为所动,不由得遗憾地叹气,却又不死心地再次开口,“……要不然买一送一?”


郑云龙摇头拒绝:“您先下来。”


“我这样坐着挺舒服,有话就直说吧。”嘎子偏不想顺对方的心意。


郑云龙眼珠子一转:“不行,您腿太细了,硌得慌。”


此话一出,嘎子倒是挺受用。明知对方料定自己是吃软不吃硬,却也没多难为,不情愿地挪开身子抱怨:“你俩还真是天生一对,幽默感比牙膏还难挤。”


郑云龙不明白这怎么能跟幽默感扯上关系,起身嘟囔了句:“虽说没让您蒙混过关,嘎子哥也不必恼羞成怒吧……”


“呀!”嘎子不满地叫了声,作势用手背轻靠额头,“哎哟,真是不行了,被你气得胸口痛。”随即解开西装外套的纽扣,一边恶趣味地瞥向郑云龙“要不大龙给我呼呼?”


郑云龙知道嘎子在闹自己,径直拉了把餐椅倒坐在对方面前,下巴抵着椅背。嘎子颇具兴致地支起身,玩世不恭地吹了声口哨:“很S,我喜欢。”


“所以说,双重人格——”郑云龙疑惑地审视对方,想起各类影视作品中人格分裂的角色形象,于是自然而然地开口,“您就是坏的那个吗?”


“当然不是!”嘎子矢口否认,双眉不平地蹙起,显然被对方的猜测所冒犯,“显然我是更风趣性感的那个……名副其实的deluxe version。”


郑云龙无奈,张口却不知作何反驳:“那您是一直都在吗?从我遇见先生开始。”


“是啊。”嘎子眨眼,安慰似地朝对方摆手,“但你也不用太在意,毕竟我从他十三岁起就陪在身边了。人总是来来往往,你也不是唯一。”


对方说得中肯却实在不入耳,令郑云龙不禁皱眉:“按这么说,之前那些传闻的主角也都是您?”


“你是说那些绯闻?包括出轨被抓包的事?”嘎子拿起玻璃杯轻啜,“是我没错。”


“您这么做难道就没考虑过先生的感受吗?”


“他就是这么宠我,我能怎么办?”嘎子勾起嘴角,颇带些恃宠而骄的意味,见少年面色凝重,便知对方钻了牛角尖,“干嘛这么严肃?你不也是捡了这份便宜才有今天,说到底也是受益者之一吧?”


郑云龙语塞,事实正如对方所说那般,如若不是嘎子在外拈花惹草,阿云嘎也不会离婚,而自己也不可能有机会与先生在一起。可令他费解的是,像先生这般温润的体面人,又为何会容忍自己的副人格一而再、再而三地败坏名声?还是说,他们之间确实有着些……能被称做“病态”的联系。


“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嘎子早料到对方会这样问,于是回答得轻描淡写:“他的婚姻本就是个错误,我不过是在为他收拾残局罢了。”


“收拾残局的方法就是惹出更大的麻烦?”


“你这可就是诛心了。”嘎子咋舌两声后挑眉,“难道你就没考虑过这种可能吗?我本就是他内心欲望的集结体,只是在替他完成他想却不敢做的事情。”


郑云龙径直凝望,期待从对方的目光中寻出一丝答案:“所以您的意思是,今天您爽约其实是先生的本意?”


“你想这么理解,那我也不会反驳。”


郑云龙不置可否,低头喝了口水,冰凉的液体滑过舌面,顺着咽喉流入胃中,轻微的刺激令他的思维愈发活跃,很快便寻出其中的漏洞:“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嘎子窝在沙发中打了个呵欠。


“您对我又是什么情感?”当说出这个问题时,少年并未感到预先设想的难为情,相反更像是在给对方下套,“您甜言蜜语可说过不少,目的是什么?撮合?”


“那当然不是。”嘎子心想两人既然话已说到这个地步,自己再试图遮掩也不过是欲盖弥彰,倒不如解释清楚来得痛快,“你需要知道的是,我作为副人格,我的情绪和思维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主人格的影响。当然,我们通常是互相影响,但考虑到现在是特殊时期……总之,我或许有过许多爱意的表达,但那都并不来自于我,而是来自于他。”


“所以您本身对我没有感情,当初只是受了先生的影响而已。”


“是的,恭喜你,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浪漫。”嘎子露出极为公式化的假笑,“而现在,他显然已经能够独立处理这段感情了。所以对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种解脱。”


“这就是您今晚爽约的理由?”


嘎子理所当然地点头:“是啊,我是个成年人,总得有些感情生活吧?”


“您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是在嫉妒,对吧?”


郑云龙答得笃定,却令嘎子心中咯噔一下,本想思考清楚再回复,出于本能地辩解却先行一步脱口而出:“什么嫉妒?可笑,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都说过了,我对你没有感情,你是听不懂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郑云龙将对方慌乱的回应尽收眼底,心中已有九成的把握,“您在嫉妒我,难道不是吗?”


“你!——”嘎子一愣,想反驳却根本找不出理由。


郑云龙言之凿凿,俨然做好与对方一番唇枪舌剑的准备,谁知沉默对峙片刻,却见那眼尾微垂的双眸四周逐渐泛起湿红,一层层委屈与不甘从目光间涌现,看得少年负罪感攀升:“您不会是……嗷!”


郑云龙刚想开口,眼前却是一黑。嘎子抓起沙发靠垫扔向对方,气冲冲地起身往卧室。郑云龙追在身后想拉住嘎子,谁知对方领先一步,直接将他锁在卧室门外。


郑云龙打从心里无奈,只得站在卧室外扣门:“嘎子哥?嘎子哥?”见屋内无人回应,只得叹了口气继续,“有话我们好好说,行不?您这算是怎么回事?”话还没说两句,便听见手机在自己裤袋中响起,少年掏出查看,发现是串眼熟的座机号码——


“郑云龙!你这狗崽子,大混蛋!”


门内的叫喊通过手机听筒放大数倍,令郑云龙耳膜一炸,差点以为自己会失聪,刚想回话却听对面响起委屈的啜泣声,这下可让少年慌了心神:“诶诶,您别哭呀!有话就说啊!”


“你还有没有点人性啊!人都是你的了!你还叨叨个没完,非要我承认!你有病吧!”


郑云龙被骂的一头雾水,盯着那扇桃木门满脸疑惑:“我没有啊。”


“没有个屁!”


“我真没这个意思,你冤枉——喂?喂!”郑云龙看向手机屏幕,发现通话已被切断,只得万般无奈地继续拍那扇卧室门,虽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嘎子!嘎子哥!您听我解释啊!”


评论(50)
热度(581)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