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年下,清纯ABO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7)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7、

“先生,你的外卖。”站在公寓门前的外卖小哥身着工作服,一面道歉,一面将手中的十寸草莓咸奶油芝士蛋糕递给郑云龙,“对不住,今天快打烊了,店家没有足够的纸盘……”


“没事没事,你辛苦了。”郑云龙摆手表示并不介意,接过那绑着红绸带的纸盒,关上防盗门后,将蛋糕径直带入客厅。


嘎子正盘腿窝在沙发中,身上披着条空调毯,客厅中没有开灯,只有那闪烁播放着《诺丁山》的电视屏幕泛起一层薄光,映出他那微肿的泪眼与泛红的鼻尖。郑云龙来到对方身旁,将蛋糕摆在茶几前:“别哭了……你想吃的蛋糕。”


嘎子用皱作一团的纸巾擤鼻涕,略带哽咽地开口:“是,是红丝带绑的吗……”


“你自己不会看吗?”郑云龙抬起垃圾桶让对方把握在手中的纸巾扔掉,又顺手将抽纸盒递到嘎子面前。


嘎子用手背揉着眼眶,泪珠不由自主地往下落,叫人看着心疼:“我眼睛难受……”


“那就别用手揉,脏死了。”郑云龙将包装盒拆开,切下一块蛋糕递给嘎子。他是真拿对方没办法,分明得知嘎子对阿云嘎的心意,却还是耐着性子照顾自己的“情敌”。


嘎子接过蛋糕,嗫嚅着道谢,委屈难过的他低头吃着蛋糕,每回张口却是忍不住地抽噎,仿佛含入口中的奶油都是苦涩不堪:“……小羊,我的小羊不要我了。”


“都说了,先生没有不要您。”郑云龙无奈,暗叹对方真是感情丰富,喜怒哀乐都表现得如此直接,实打实的小孩子个性。


“呜……我不要喜欢他了,咳咳!”嘎子抹着眼泪直咳嗽,说出的话让人可怜又想笑,“大龙,我再也,再也不要喜欢他了……”


带有浓重鼻音的柔软哭腔听得郑云龙耳根发酥,分知这情形诡异到不行,却还是心软地去哄:“别喜欢了,以后找个更好的。”


“我什么都为了他,他喜欢你,我也都帮他……呜,我只是想他陪陪我。”嘎子吃着蛋糕啜泣,将最爱吃的草莓放在盘边,却不慎滚落在地,眼泪更是流到停不下来。


郑云龙重新为嘎子夹了块草莓,却见对方还盯着地上那块不放:“不能用五秒规则吗?”


郑云龙哭笑不得:“别了吧,先生胃不好。”


“……呜,没有人在乎我。”嘎子嘴唇一撇,委屈地流着泪珠继续开口,“小羊也不在乎我……我周三,我周三时让他陪我熬夜,他生气,还不理我……可是你说什么,他就都答应你。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所以你才故意去酒吧?”郑云龙无奈地看了眼嘎子,断断续续地陪着对方看电影,“况且,我认为先生还是很在乎你的,你们可以找个时间谈谈。”


“是,我就不让你们出去……”嘎子将盘中的蛋糕分得很小,随即一点点吃进嘴里,“我不想谈,我就想他陪陪我……毕竟我也没什么时间了。”


郑云龙心中没来由地五味杂陈,虽说这是他们正式认识的第一晚,可之前两人也有过交流,甚至是肌肤之亲。因此当嘎子说出自己会“消失”时,郑云龙多少有些情绪复杂。


“……这件事,你真不打算向先生坦白吗?”


嘎子轻摇头:“不要。”即使再如何抱怨,他心里还是很清楚,阿云嘎对自己存在情感依赖,如若得知现在的状况,必定会影响自身人格逐渐恢复的进程。


“你就不怕先生会接受不了吗?”阿云嘎理性却心重,郑云龙真不敢保证瞒到最后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我都说过不要了。”嘎子以示不满地撇成人字形,用带有草莓的小叉子指向对方,“这是我们的秘密,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到时玩脱了别甩锅给我就成。”郑云龙见对方心意已决,当下肯定是劝不动的,于是低头将那草莓一口咬下,大快朵颐地咀嚼。


“呀!谁让你吃了!快吐出来!”虽说脸颊还带着泪痕,嘎子却因那枚被对方偷吃的水果而分神,情绪也暂且从悲伤委屈中脱离半刻。


“别啊,您不是想吃地上的吗?这不还在——嗷!”


-


阿云嘎悠悠转醒,双眼却肿得难以睁开,口中也满是怪味。他迷糊地环顾四周,视线所及之处满是散落在地的衣物与配饰……这里是,衣帽间?他打了个呵欠,疑惑地支起身,却发现郑云龙正睡在自己身旁:“……大龙?”


靠在穿衣镜前的郑云龙本就睡得轻,听阿云嘎声线干哑地轻唤。眼睑一动,他颤颤巍巍地睁眼,却见男人正坐在衣帽间的地毯上,向自己投来茫然失措的目光,却又立刻欲盖弥彰地移开,心中便已了然——自家先生回来了。


“怎么了吗?”郑云龙打了个呵欠,抬手揉按酸麻的后脖颈与肩头。


阿云嘎抿唇转移话题:“……你的衣服。”少年正身着皮夹克,中间搭了件漆黑的针织小高领。短发被皮筋与发蜡将将束起,鬓角额侧留出几捋微曲的发丝,与平时的学生打扮大相径庭,却凭添几分年少轻狂的张扬。


郑云龙看了眼自己的打扮,昨晚嘎子吃完蛋糕又喝了不少啤酒,大半夜嚷嚷着给他做造型,衣服发型一套套地换个没完。郑云龙没法子,只得撑着眼皮任嘎子闹,最终倒在衣帽间里呼呼大睡,也不知是谁先睡着的。


“啊?这是你昨夜借我穿的呢。”郑云龙将呵欠后的泪珠抹去,向男人露出笑容,“先生觉得怎么样?”


少年拍拍裤子起身,偏窄的黑色牛仔裤将脐下三寸与大腿肌衬得甚是抓眼,完全是嘎子偏爱的风格,却令阿云嘎耳根一热,视线无处摆放地言不由衷:“……不怎么样,倒像是那些在酒吧打桌球的二流子。”


“哈哈,先生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郑云龙付之一笑,知道先生是在难为情,来到阿云嘎面前蹲身,牵手将对方拉起来。


阿云嘎的大脑一片混沌,跟在少年身后走进浴室,抿着干燥的唇面试探:“大龙,我们昨晚……”


“先生昨晚不是很早就睡了吗?”郑云龙在盥洗台前拧开水龙头,语气好似在谈论小组作业般平淡,“嘎子哥倒是闹得凶,我完全拿他没辙。”随即低头洗了把脸,用毛巾搽干后从镜中发现男人正脸色苍白地呆望自己,眼神中尽是彷徨失措。


哎呀。郑云龙暗叫不妙,看来自己真是没睡醒,说话都忘了轻重,连忙转身来到阿云嘎面前,伸手捋过鬓角的碎发:“先生?”


阿云嘎埋头,在不经意间避开触碰,轻颤着退后半步,脑内瞬间涌现千万种思绪,配合心底的五味杂陈,令他连基本的回应都难以做到。郑云龙见阿云嘎不开口,便知对方正胡思乱想,连忙表明自己的态度,生怕对方再误会些什么:“是我昨晚跟嘎子哥摊牌的……我不介意,真的一点也不介意。”


“……这么说,你都知道了?”阿云嘎抬头,那哭肿的双眸又充了红,揉揉眼眶终究是没落下眼来,可指尖却已冰得透骨,脊背也生出一层薄汗,显然不愿面对这种情形。


郑云龙能看出阿云嘎的不安,伸手给了他一个温暖有力的拥抱,喉结贴在清瘦的肩颈,带出爽朗的笑容安抚:“是啊。难怪先生有时记性不好,原来是轮着班和我相处呢。”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阿云嘎连忙解释,却感到脸颊被少年轻啄,眼眸中那份清澈纯粹的倾慕好似一针安定剂,令他惊悸难安的心神安定些许。


“我知道啊。”郑云龙知道自己再多说也只是画蛇添足,牵起那泛凉的手掌,低头轻吻指节与手背,温醇清新的Alpha信息素丝丝入扣地抚慰对方,“我都知道,先生不用担心。”


阿云嘎轻颤唇瓣,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他无理由地选择相信郑云龙,却生怕这一切因过于美好而脆弱虚幻:“……你真的不介意?”


“哎哟,他都说不介意了,你还非得问。是不是得签个血书你才满意?”坐在浴缸边翘着二郎腿的嘎子着实看不下去,尤其昨晚被郑云龙戳穿真相后,愈发地无法忍受这出琼瑶剧。


“你等他说完嘛!”阿云嘎正等得焦虑,听嘎子在旁说风凉话,抱怨不由得脱口而出,回过神来正撞见少年略带惊异的视线,脸颊瞬间发烫,妄图解释却是百口莫辩,“哎呀!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郑云龙一愣,随即心大地忍俊不禁,对方越是手忙脚乱,自己反倒笑得根本停不住:“哈哈!嘎子哥是说什么了吗?”


“我正说他帅呢。”嘎子也来了兴致,竟然跟郑云龙打起了隔空配合,“快说呀,就说我在讲大龙哥哥真帅,比金城武还帅呢。”


“哎呀,你别闹了!”阿云嘎被这么一折腾,倒是没空再理会那些自寻烦恼的小心思,一边红着耳根去踩郑云龙的脚,“你也别笑了!真烦人……”


评论(48)
热度(602)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