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年下,清纯ABO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9)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9、

“先生!”


郑云龙手忙脚乱地拿备用钥匙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公寓。天花板中不断洒水的喷头将整间厨房浇得湿滑狼藉,烟雾警报器也乐此不疲地发出刺耳的声响,地板上还扣着只平底锅,炸焦的豆腐饼黑乎乎地滚落四周。


郑云龙贴着墙壁躲避喷头,确认厨房外的晾衣间没有起火后垫脚跨到烟雾警报器前,用员工卡将其刷停,一面打电话给前台报平安。


“2407检查完毕,只是烟雾警报器触动了洒水喷头而已。”郑云龙简单汇报两句后迅速张望四周,他刚来上班便急匆匆地赶到公寓,根本没有时间换制服,牛仔裤与T恤都程度不同地被喷头打湿。可他无暇顾及,一心只想寻到自家先生的身影——


就在此时,嘎子手拿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从客卫中走出。他打量起浑身半湿的郑云龙,没心没肺地吹了声口哨调戏:“哇哦,Sexy”


郑云龙一路赶来,心中七上八下,满脑子胡思乱想,激得眼眶都生理性泛红,看出对方是嘎子后连忙走到跟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哎哟,猫猫别急,怎么跟哭过似的?”嘎子扬起嘴角故意挪喻,其实他早就发现郑云龙的眼睛爱动情,清澈得好似一轮明镜,任何情绪波澜都能照得一清二白。


“没有。”郑云龙揉眼,不愿与对方闹下去,指着厨房问道,“这是你干的?”


嘎子却不紧不慢地讲风凉话:“说实话,如果我想动手,首当其冲就是把你那几件留在这里的丑T恤给烧了。”又见对方目光幽怨地望着自己,只得摆手承认,“哎哟,是小羊弄的。我教他下厨,结果……”


“结果?”


嘎子清嗓:“一不小心烫到洒水喷头,所以就这样了。”


“你们知道洒水喷头是安在天花板上的吧?”两人说着走到厨房门口,郑云龙探头查看正不时滴水的洒水喷头


“当时火冲得那么高,我有什么办法。”嘎子答得轻描淡写,来回打量后轻拍郑云龙的肩膀,“你先把这里收拾了,我去卧室拿两件干净衣服。另外……你这头发,额。”


郑云龙就知道该来的躲不了,摸了把昨天刚剃的圆寸:“我能怎么办?学校军训要求。”


“……我强烈提议在你发型恢复前实行开放性关系。”


-


郑云龙的动作麻利,将厨房简单收拾干净后,把散落在地的糊煎饼用保鲜袋装好,打算带给小区院外的流氓狗。接过嘎子递来的衣服走进客卫,几分钟后理着T恤下摆开门,却见对方正站在门外双手抱胸:“怎么了?”


“穿上。”嘎子将手中的深蓝色围裙丢给对方,“果然这事指望小羊是没用的。”


“你知道这是在矮子里挑高个儿吧。”郑云龙无奈,犹豫地系好围裙,跟在嘎子身后。


嘎子打开冰箱门,回头与对方比划身高:“你确实高些。”


“行吧,我可不保证能做好。”郑云龙接过对方递来的食材,手忙脚乱地摆在白纹黑底的大理石橱台中,“但你这样做是干什么啊?”


“交代后事呗。”嘎子答得从容,拿出两枚脐橙往身后递却无人回应,回头却见少年正盯着自己出神,不禁奇怪地蹙眉,“干什么?拿着呀。”


郑云龙如梦初醒,轻抿嘴唇接过水果,听嘎子有一句没一句地闲侃:“虽然我没什么物质遗产,但精神遗产还是需要有人继承。时尚品味方面我就不指望你了,但厨艺方面你还算是个可塑之才。”


“……我应该说谢谢吗?”


嘎子看了眼郑云龙,一边将食材麻利地归置好,把少年招到身旁:“不过说实在的,教你其实更轻松。毕竟我不需要在说谎之余还得照顾小羊的情绪。”


“我还以为你在说谎方面已经炉火纯青了。”郑云龙见对方熟练地使菜刀,虽说场面违和却令他暗自佩服,“你要教我做什么?”


“教你做两道小羊爱吃的菜。”嘎子将食材一一备好,“他挑食得很,爱吃的总共也没几道。但我这手艺肯定是顶流的,见识过你就知道。”


嘎子真是郑云龙见过最会夸海口并且不招人厌的人,不得不承认这也是种天赋:“行,你这是在先做给我尝?”


“不,我正在教你。你仔细看,等会就该你上。”


“……啥?


-


事实证明,嘎子热衷于实行法西斯式的挫折教育,当郑云龙炸出第四锅豆腐饼时,他感觉自己对烹饪已然完全失去兴趣与信心,虽说他本身在厨艺方面就没什么追求。


“做好了?”嘎子正巧出去一趟回到厨房,见郑云龙正用竹筷将两面金黄的豆腐饼夹进瓷盘中,凑到身旁审视,撇嘴轻哼了声,“这次卖相还不赖。”随即向少年要来筷子,尝了口还冒着油泡的豆腐饼。


天生猫舌的郑云龙不忍直视地直呲牙,皱起鼻尖试探:“怎么样?”


嘎子抿唇细品,意犹未尽地又吃了口:“外壳挺脆,口感也好……你忘放盐了?”


郑云龙瞳孔地震,从盥洗池旁的滤水网中抽出一双筷子,尝过后发现确实入口极淡,不由得苦着脸点头:“看来是的。”


嘎子努嘴,视线在瓷盘与郑云龙之间来回移动,随即轻叹:“……算了,就先这样吧。我再教你个蒸蛋羹,这总该简单吧?”


“行啊。”郑云龙如获大赦,他的手背已被锅内溅起的油珠烫到麻木,只要别让他继续炸豆腐饼,一切都好说。


“拿着。”嘎子将一个红皮外封的A6记事本递给郑云龙,拿起两枚鸡蛋熟练地单手敲开,望着蛋清包裹着蛋黄相继滑入玻璃碗,“别打开。”


郑云龙正准备打开,听见制止后本能地一激灵:“这是什么啊?”


嘎子并未立即回答,放盐后抄起靠在瓷盘旁的竹筷,将鸡蛋利落地打散:“不许看,但你得帮我转交给小羊。”


郑云龙懂言下之意,虽未过问,指尖却略感沉重,听嘎子继续说道:“……不过是记了些胡话而已。我生来就是19岁,现在也没变,所以总会想些有的没的。”


“……比如?”


“比如我的过去。”嘎子发出一声轻笑,并未放慢手中的动作,“在小镇中打工的18岁少年因为渴望舞台而只身来到这座城市,兜里只有30块钱。”


“这是麦当娜的故事吧。”


“但经典永不过时。”嘎子眨眼,一边将温水倒入打散的鸡蛋,“你准备开学了?”


郑云龙点头:“是啊,一周后吧。”


“小羊之前说你要办离职?”


“先不了,反正我平时也没什么事。”话虽这样说,其实郑云龙不过是想多陪阿云嘎一段时间,毕竟城大军训三周,没有特殊情况不能放人。他低头看向手中略显陈旧的记事本,迟疑半刻后开口:“嘎子哥,你说过自己会消失……”


“其实也不是消失,只是和主人格融合而已。”嘎子见对方欲言又止,也不愿让谈话变得太沉重,“这说明小羊恢复得很好,我自然也不再有独立存在的意义。怎么了吗?”


郑云龙喉头一涩,缓解情绪地抿了抿唇:“那……会是在这段时间吗?”


“原来你已经迫不及待了吗?”嘎子忍俊不禁,将鸡蛋盛在小碗中用保鲜膜盖好,“还是说要给我做个倒计时?或者办个欢送会之类的。”


“不是。”郑云龙连忙否认,目光真挚地看向嘎子,“你真的不打算跟先生讲吗?如果你突然离开,我又没办法在先生身边……”


嘎子这才明白对方的意思:“你新生军训没办法出学校?”


“嗯,是这样没错。”


“这倒是个难题。”嘎子将蛋放入蒸锅,调好火温后用指尖点下巴,“但我这又不是新闻联播,说是几点就是几点……啊,有一个办法。”


郑云龙抬头:“怎么?”


“你如果标记了小羊,那学校肯定会准假。”嘎子神色异样地上下打量郑云龙,“虽说入学前需要提交证明,但也不是什么难事。”


少年的双颊肉眼可见地泛红,连声拒绝:“不行!现在说标记,还是太早了吧?”


“怎么?舍不得学校里的大花园,还想着货比三家呢?”


“当然没有!”郑云龙就知道对方会奚落自己,不自然地摸摸后脑勺,“我只是感觉……关系还没到那一步吧。”


嘎子目光疑惑地端详起郑云龙的神色:“你们的关系?虽然短时间内,小羊的身体状况的确不适合再被标记,但你对这段关系难道还有别的理解?”


郑云龙轻捏发烫的耳垂,总感觉很难解释:“……难道不应该先结婚再标记吗?”


“啥?”嘎子惊诧,AO关系向来更偏向于占有和从属,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如此保守的观念,“你是他的Alpha,他是你的Omega。等等,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


郑云龙迟疑地点头:“嗯,他是我的男朋友啊。”


“……妈呀,你这用词也太Beta了。”


评论(31)
热度(545)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