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龙忠实玩家

【云次方】睡死过去的少年(2)

※无差:阴阳眼龙、受诅咒的嘎

※灵异志怪,大学背景(AU)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2.

李琦一开口郑云龙可就不困了,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吓得身后端饭的同学差点撒了他一身:“……啥?”


李琦回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你咋了?”


“没,没什么。”郑云龙埋头装死,若安在平时他肯定会把握机会,跟花孔雀似的向阿云嘎花式展现自己那极为有限的个人魅力。然而,昨晚发生的事却令郑云龙心有余悸,竟一时拿不定注意。 


正当他纠结时,却听李琦发出笑声:“怎么?看来他们说的还真没错。”


“嗯?”郑云龙抬头,“谁说什么?”


李琦笑得更欢了:“哈哈哈,高天鹤说你昨晚上厕所跑错寝室,爬到阿云嘎的床上还把自己吓了一跳。”


“……”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李琦见郑云龙没说话,便当对方是默认,继续挪喻道:“真有你的。这球棒都还没拿上,就想着跑四垒了?”


“你有毒吧?”郑云龙将餐盘递给工作人员,伸手推了把贱笑的李琦,“现在怎么办,你有他的微信吗?”


李琦耸肩:“没有,但我觉得这事还得你跟他说。”


“为啥是我啊?我又不是组长。”郑云龙肉眼可见地有意见。


“你昨天把人惹恼了,今天想着求人也不说声抱歉,怂不怂啊?”李琦说得义正辞严,“再说了,我这会儿项目部还有事呢。”


“……”郑云龙又是一阵沉默,他不愿把昨晚的详细情况告诉李琦,对方说得也确实在理,心中一阵纠结后还是讪讪地答应,“……行吧行吧,你这会儿就去?”


“是啊,其实这事情看你,反正没睡够觉的人不是我。”李琦见时间不早,与郑云龙挥手道别前还不忘叮嘱,“办好后跟我发条微信。”


-


郑云龙一路怀揣心事地回到宿舍,无数次说服自己听天由命,可脑中却始终有另一个声音在旁撺掇。他是真累了,也是真纠结,回到寝室便趴在桌前,昏昏沉沉地打了个盹。在那极为短暂的梦境中,阿云嘎的面容再次出现,自己在亦幻亦真间拥抱对方,可对方的躯壳却好似磐石般坚硬冰凉,瞬间将他惊醒。


郑云龙的背后生了层薄汗,眼眶因频繁地打呵欠而微微泛红。他没有立刻起身,蓬松柔软的发丝在桌面滚了滚,竟生出一丝莫名的委屈。自从他暗恋阿云嘎后,就常感叹自己情路坎坷,没成想居然老天嫌他不够惨,现在又摊上这种事。


郑云龙拿起手机查看,发现自己才睡了10分钟,又砸吧砸吧嘴,感到口中一股怪味,便打算起身漱口。10分钟的无效睡眠不仅没能缓解疲乏,反倒令他愈发昏沉。郑云龙拖着身体晃晃悠悠地走向洗漱间,却见热水器正立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脸盆哐当落地的声响在空空如也的洗漱间中显得格外清脆,正在用保温壶接水的阿云嘎扭过头,正巧与郑云龙四目相对。还未来得及躲避视线,郑云龙便呆在当场,一双鹿眼中尽是错愕。他能感到自己的耳根迅速发烫,大脑好似一台坏掉的自动售货机,任凭如何折腾都掉不出一罐饮料。


“嘶——”


片刻,阿云嘎突如其来的痛呼打破沉寂。郑云龙缓过神,本能地快步走到热水器前,接过即将从对方手中滑落的保温壶:“你没事吧?”


“没事……”阿云嘎的指节被从壶口溢出的热水烫得泛红,他紧蹙眉头,连忙转身到水池旁用凉水冲洗。


郑云龙在对方身后踯躅,手足无措地将合上保温壶,将其放在窗台边,又探头去关心对方的伤势:“要不要用牙膏?我这里有。”


阿云嘎沉默地摇头。郑云龙见对方不愿说话,便识趣地站在一旁等对方做应急处理。两人又沉默一阵后,才听见阿云嘎开口:“我没事,你不用守在这里。”


“不行。”郑云龙本能地否认,却又为自己强硬的语气而暗道不妙,揉着后脑勺不知该如何圆场,最终憋着问了句,“……你们三楼的热水器又坏了?”


阿云嘎看了眼郑云龙,低头关上水龙头:“是啊。”


“你擦擦。”郑云龙连忙从裤袋中摸出几张餐巾纸,递给对方。


阿云嘎有一瞬的迟疑,随即接过那团皱巴巴的纸巾:“……谢谢。”


郑云龙自觉地退回原先的位置,一双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对方擦手。他突然发现阿云嘎的手偏小,并且肉呼呼的,与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有着恰到好处的反差感。但仔细一想,发觉也许只是自己的舔狗因子在作祟……


“你有什么事吗?”阿云嘎见郑云龙站在身旁一语不发,忍不住发问。


郑云龙如梦初醒,一双小鹿斑比似的大眼睛呆望对方,脑内却好似塞了团浆糊,两瓣嘴唇张合半天,才突然想起话题:“啊!对了……就是那个,我听高天鹤说,今天下午你们小组是第一组做展示?”


阿云嘎点了点头,郑云龙便忙追问:“愿意和我们组换个顺序吗?”


“……你们是第几组?”阿云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开口的态度却比之前放松不少。


“第五组。”郑云龙不好意思地摩挲耳垂,又碰了碰鼻尖,“他说你是组长,还让李琦找你。但李琦中午有事,所以让我来问你……”


阿云嘎想了想:“你们没准备好?”


“其实也不是。”郑云龙摇头,眼睛一转谎话便脱口而出,“是这样,我下午有点急事,所以想弄完早点开溜……”


“这样不太好吧。”


阿云嘎如此回答令郑云龙有种阴沟里翻船的感觉,瞬间深切地体会到班长之所以是班长,果真与自己这种普通班级成员的思想觉悟大相径庭:“额……”


当郑云龙在脑中拼命找理由圆场时,阿云嘎走到窗边拿起自己的保温壶,顺手将沾湿的纸巾丢入垃圾桶:“……下不为例。”


郑云龙一听这话,立马如获大赦般松了口气:“行,就麻烦您这一回,多谢哈。”


“没什么。”阿云嘎打开壶盖往里探看,随即将热水倒出,用钢丝刷擦洗内胆。


郑云龙站在水槽前挤牙膏,抿了抿嘴唇,犹豫地开口试探:“……怎么了吗?”


阿云嘎看了眼对方:“没什么,就是壶里有水垢,打算拿开水烫烫。”


“……你这样不管用,可以拿些白醋之类的。”郑云龙含着牙刷口齿不清地说话,本能地想向对方献殷勤,“对了,漂白剂也行,我宿舍正好有——”


“没事,我自己弄就行。”阿云嘎见郑云龙想转身,连忙将其叫住,“你还是好好刷牙吧。”说罢,便抱着保温壶准备离开,可又好似想起什么来一般停住脚步,扭头看向正往水槽内吐泡沫的郑云龙。


郑云龙抿抿嘴,抬头便从镜中发现阿云嘎正看着自己,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速率:“嗯?”


阿云嘎欲言又止,他的双眉因纠结而紧蹙,带得那双清亮的下垂眼透出些无辜:“那个……就是昨晚在宿舍……”


郑云龙也是心中一紧,不由得直起身,连嘴角的泡沫都没来得及擦:“啊,我知道,就是我们……”


“嗯,是,就是那个。”阿云嘎咽了口唾沫,“……你有跟别人说吗?”


郑云龙摇头,虽说他此前有过各种不切实际的猜测,但通过方才与阿云嘎的接触,反倒令自己打消了许多不安与顾忌。郑云龙心软了,即使他依旧无法用常理解释昨晚发生的事,却仍然放不下那份早已倾注却无从寄托的情感:“……我不会说的。”


阿云嘎露出诧异的神色,显然并未料到对方会如此回答:“啊?”


“如果你是想让我保密,那我向你保证绝不会外传。”郑云龙再次回答时语气又加重了几分,他见身后的阿云嘎没有说话,便忍不住回头,“还有别的事吗?”


阿云嘎迟疑地摇头,目光在不经意间躲闪:“……你没什么想问的?”


郑云龙虽说不解却没想过问,毕竟他能看出阿云嘎不愿谈及:“你可以随时找我。”


“嗯。”阿云嘎低垂眼帘,浓密的睫羽将双眸的神采衬得若隐若现。


“对了。”郑云龙想起李琦的话,于是鼓起勇气道歉,“不好意思啊,昨晚。”


“没事。”阿云嘎不由自主地收紧双臂,将怀中的热水壶抱得更紧,分明是自己接受道歉却莫名地感到难为情,只得转移话题,“……你嘴角有泡沫。”


“啊?是吗?”郑云龙扭头看镜子,发现嘴角还真沾着一团牙膏渍,待他低头清洗后却发现阿云嘎已不见踪影。


评论(13)
热度(180)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