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龙忠实玩家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1)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

剧场的准备室中,一台液晶彩电正被锁定在新闻频道,4:3的普清画面被强行拉成宽屏,年久失修的音响声极具颗粒感。


“——但是您不能否认,高速的现代化进程对Alpha群体同样会产生影响。”


坐在演播厅左侧的专家扶了扶眼镜:“对,但我并不认为Alpha是承受最大社会压力的性征群体。当然,如今人们已不再将性征作为划分社会地位的硬性标准,但社会普遍认知、Alpha群体的先天性优势,仍然能为他们争取到优于其他性征群体的潜在社会资源。”


“那您又是如何看待‘Alpha在《城市居民幸福感调查报告》中已连续四年成为社会幸福感最低的性征群体’这件事的呢?”


“这关乎社会期望。”专家解释道,“人们依然习惯以高期望看待Alpha,但其实并非所有Alpha都能有效回应这种高期望。我的意思是,Alpha的身体机能和平均智力确实高于其他性征群体,但依旧有许多原因会令他们无法成才,例如缺乏后天培养、错失机遇、自身性格及家庭因素等。当出现这种情况时,便会产生期望落差,而这种较大的落差所带来的社会压力便成为了Alpha出现社会焦虑及轻抑郁现象的主要原因。”


播报员回应:“那是因为我们总会潜意识地认为,Alpha的优秀是理所当然的。”


“是,从教育方面来看,三类性征均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而教育资源也不再以——”


“哟?看社会新闻呢,讲究。”


身后的刘令飞突然出声,让坐在折叠椅中休息的郑云龙一怔,回头道:“你怎么来了?”


“不是换新道具了吗?提前来踩个点。”刘令飞在镜前整理衣领,看了眼身着戏服的长腿男人,“你怎么还没走。”


“……休息会儿。”郑云龙耷拉眼帘,起身便感到太阳穴一阵胀痛,将西装外套脱去后搭在椅背。两人在这部剧中饰演平行卡司,周末他负责午场,晚场则由刘令飞演出。


刘令飞站在镜前系紧袖扣:“昨晚没睡好?”


“还是老样子。”郑云龙从储物柜中捞过常服,走进更衣间。他去妆后的眼底泛起两团乌青,憔悴的面容被昏暗的灯光映得蜡黄。几分钟后,他拉开灰色门帘,臂间搭着换下的戏服,却见刘令飞正立在自己面前:“怎么了?”


刘令飞从上衣内袋中抽出一张香槟色的卡片:“给你的。”


“什么东西?”郑云龙接过卡片,夹在指间翻动,定睛去看其中的烫金字体。


“你的生日礼物。”


“你知道我的生日在六月吧。”郑云龙抿唇,神色透出些不快,将卡片递回给刘令飞,“谢谢,但我不需要。”


刘令飞并无伸手的打算:“你这段时间不在状态,这或许能帮助你。”


“我想我比你更清楚自己的状况。”


“是吗?”刘令飞对此持怀疑态度,随即叹了口气,“你就当是去做理疗,放松下心情。”


郑云龙蹙起眉头,重新去看那张体验卡,淡香槟色的卡面设计简约,LOGO下方印有“Omega心灵慰藉所”的字样:


“……你怎么弄到的?这玩意儿可不便宜。”


“也没你想的那么贵。”这是刘令飞此前应酬时甲方送的礼品卡,里面存着一套体验疗程,“你要去就抓紧,这周末就要过期了。”


今天不就是周六吗?郑云龙腹诽,见对方心意已决,只得将卡片收入外套口袋:“这家正规吗?别是什么风俗店。”


“放心吧,有执照。”刘令飞撇嘴,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你想去风俗店?我这里有几个联系方式。”


“不了,你留着快活就好。”


-


就当今社会而言,Omega心灵慰藉所并不是个新奇的地方。


自本世纪初便有医学证明,部分Omega的信息素对Alpha存在抚慰作用,通过“精神按摩”能够有效帮助Alpha调节情绪、缓释精神压力等。而国内登记在册的Omega心灵慰藉所仅有17所,尽数位于一线城市。


Omega心灵慰藉所并非诊所,更类似于理疗机构,申请流程却相当严格繁琐。从外界看来,最强的直观感受就是……贵,反正不便宜。虽非富人阶级的特权,收费标准却是白领阶层以上才有能力负担。


若说郑云龙完全是抱着治疗的心态前来,那未免过于牵强。他不过是个在剧场摸爬滚打的音乐剧演员,上座率能达到七成就足以令他精神抖擞,又怎会有闲钱做长期理疗?因此,也多少带着些猎奇心理。


郑云龙按地址寻到这家Omega心灵慰藉所。那是栋精巧窄细的五层小楼,外墙被漆成奶白与淡金,跻身于两侧建筑却不显逼仄,内里的装潢也颇具质感,甚至连电梯中的香氛也喷得恰到好处。


“您好,请问有预约吗?”前台小姐露出笑容,妆面精致却不带一丝脂粉的香味。


郑云龙单肘撑在服务台,报出姓名与手机号。在确认预约后,少女挑出相应的文件夹,起身为对方带路:“好的,请跟我来。”


“没有目录?”郑云龙双手插袋,跟在对方侧后方。


“我们是通过您提供的资料和信息素样本,来匹配最合适您的治疗师呢。”少女莞尔一笑,在经过走廊后按开电梯。


“那还挺有效率。”如果郑云龙记得没错,自己是昨晚寄的资料和样本。


“顾客的资料我们都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的。”少女踩着小高跟,高马尾梳得很精神,“先生您是新顾客吧?此前有做过类似的理疗吗?”


郑云龙摇头:“没有,请问这里的一个疗程是……”


“六周,建议您每周来一到两回。”少女微笑着介绍,“此外,我们的治疗师没有等级划分,收费标准统一,会先为您匹配数据最合适的,如果不满意此后还能更改呢。”


Omega心灵慰藉所之所以难申请,很大程度在于治疗师的稀缺。与慰藉所昂贵的收费相对应,治疗师的薪水相当丰厚。可Omega本就是相对稀少的性征群体,而能成为治疗师的Omega更是百里挑一。


成为治疗师不仅在知识和谈吐上有所要求,对信息素的标准也是相当严苛,气味不可过于强烈或寡淡,并且得是纯天然,不允许任何后期调整。


即使基础条件达标,治疗师的生活也会因工作性质而有异于其他Omega。为保证信息素的优质纯粹,治疗师需要在饮食和作息方面有所控制,并且不能被标记(包括临时标记)、不得使用任何人工药物来抑制发情期……慰藉所会以发情期为周期对治疗师进行体检和信息素检验,无法达标便有可能被吊销执照。


有这么夸张吗?郑云龙作为一位分化十多年的Alpha,不是没有和Omega亲密接触过。他承认信息素的气味确实有优劣之分,但是对这些“提纯”信息素的途径始终存疑。


理疗室大约有十来平方米,中央的桌椅间竖着一扇临近天花板的高大屏风,将空间一分为二,倒像是用心装潢的忏悔室。郑云龙靠进缎面软椅,门边的空气净化器无声地运作,室内的灯光相对灰暗。他先是环顾四周,又掏出手机查看,发现比预约时间早到了些,便翘起二郎腿闭目养神。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他便听见屏风背后传来门闩打开的喀嚓声,随即一缕Omega信息素愀然钻进他的鼻息。那气味沁人心脾,似雨后的森林,又似滑过苔面的青溪。令人恍若漫步于枝叶交错的林荫小道,俯首便见斑驳的光影。


郑云龙微怔,屏风的遮掩令他只能隐约看见来者的身形。待对方落座后,一声温润沉稳的问候在信息素营造的气氛间显得如梦如幻:


“郑先生你好,我是阿云嘎,你的治疗师。”


其实郑云龙并未料到自己的治疗师会是个男人,毕竟男性Omega的数量相当稀少:“……你好。”


好吧,他收回此前所有的猜疑。若非置身其中,郑云龙很难想象会有人的信息素如此富有层次与临场感。不仅如此,他还更讶于对方的平静。


郑云龙天生信息素浓烈,一股醇厚辛涩的苦艾酒味,颇具攻击性。平日即使不刻意释放,当其他Alpha或Omega近身时,也多少会被他的信息素所影响。可这位治疗师的反应却是波澜不惊,有条不紊地将清新的Omega信息素填满整座空间。


郑云龙意识到这点,不由得心生好奇,故意悄然释放信息素。好似在课堂中恶作剧的学生,只为瞧一眼对方的反应。最终,伴随纸张翻阅的声响,屏风背后的男人温润平静地开口:


“郑先生,屋内信息素过浓会触发警报器的。”


“是吗?”郑云龙抬头,见天花板的角落有枚圆形报警器,便抖擞肩膀不再释放,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哈哈,我还以为那是摄像头。”


“为保证客户隐私,屋内不会安摄像头呢。”阿云嘎在记录基本信息后放下笔,“看资料,郑先生的工作节奏很灵活,平时的作息怎样?”


郑云龙靠在椅背,对着那扇屏风回答:“灵活且繁琐吧。作息算不上规律,但睡觉是我的爱好之一。”


“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呢。”


“好坏参半吧。”郑云龙耸肩,“来之不易的假期,往往倒头就能睡掉大半。”


“与其说成爱好,不如说是特长更贴切。”阿云嘎发出轻笑,却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停顿,便弯着眼眸问道,“怎么了吗?”


“没,只是没想到你会突然开玩笑。”


“请放轻松,这并不是心理治疗呢。”阿云嘎知道对方是新顾客,便逐渐引导,“你可以把我当做聊天对象,虽然‘治疗师’这个头衔确实很容易误导人。”


“所以,人们花钱只是来找你闲聊?”郑云龙挑眉,心想这工作未免也太轻松。


“不只是闲聊。”阿云嘎解释,“你能跟我讲一切想说的话题,毕竟我有签保密协议呢。”


后半句似乎戳到了郑云龙奇怪的笑点,令他不禁扬起嘴角:“这就是你的常规工作?”


“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肯定听过不少有趣的事。”郑云龙饶有兴趣地眨眼,却没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然在信息素的感染下心情逐渐舒畅,“不如说两件给我听听?”


屏风背后的男人若有所思:“行啊,让我想想……”


“你不是说自己签过保密协议吗?”


“是呀。”阿云嘎笑道,“但我也没说自己会说真话。”


评论(25)
热度(1704)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