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龙忠实玩家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2)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2、

“不好意思,理疗室是禁烟的呢。”


郑云龙单肘靠桌,唇边咬着烟蒂,对治疗师的制止置若罔闻:“电子烟而已。对了,你能分辨香烟和烟草味的信息素吗?”


“那是当然。”屏风对面答得利落,停顿半刻发现郑云龙没有灭烟的意思,便继续出言相劝,“郑先生,电子烟也不行。”


“都说别见外了,叫我大龙就好。”郑云龙自得其乐地吞云吐雾,这是他来到Omega心灵慰藉所的第二周,言行举止随意了许多,倒是令阿云嘎头大不少,“不如这样,你叫声大龙,我就把烟灭了。”


阿云嘎瞥向左侧手边的应急按钮:“……那我还是叫保安吧。”


两人又推拉了好几句,郑云龙才总算伴着嘟囔将电子烟收回口袋:“我不过是想尝试下在森林抽烟的感觉。”


阿云嘎哭笑不得:“你这思想挺危险。”


“别这么上纲上线嘛。”郑云龙打了个呵欠,空气净化器很快便将异味过滤,雨后森林般的清香在屋内逐渐充盈,将他的每回呼吸都变为享受。郑云龙惬意地微合双睑,窝在软椅间侧撑着头:“不过我有件事还挺好奇。”


“什么?”阿云嘎被对方天马行空的想法磨得没脾气,声线却是一如既往的沉稳。


“你每天几点下班。”


“你就好奇这个?”阿云嘎低头写笔记,答得却是模棱两可,“该下班时自然会下班。”


见话题被对方一棒子打死,郑云龙不禁挑眉:“你还真不给我一点机会。”


“郑先生说笑了。”


阿云嘎应得客气,充耳不闻那点言下之意。外界标榜治疗师是“Omega中的Omega”,质量极佳的信息素、恰如其分的谈吐言行,加上那一扇屏风,在无形间更添几分神秘。做他们这行,受到客人的倾慕自然也不是件稀奇事。


可他清楚,且不论对方是否真心实意,治疗师本就不应与Alpha有过多的接触。他们禁止被标记,还有各类繁琐的饮食和作息习惯,注定难以建立一段亲密关系。加上Omega生性细腻、缺乏安全感,这也成为治疗师这一职业人数稀少的主要原因之一。


根据阿云嘎的从业经验判断,郑云龙正处于适应期。Alpha普遍拥有强自尊心,倾向于保护和征服,即使生活遭遇不如意,也极少与人倾诉。尤其是在Omega面前,Alpha多的是打肿脸充胖子,又怎会轻易展现软肋?


“其实我还有个问题——”


“不提供私人联系方式哦。”


要是这么唠郑云龙可就不困了,轻扬正耷拉的双眼:“我还没开口呢,这么积极?”


“难道不是吗?”阿云嘎单手托腮,水性笔在指间转得飞快。


郑云龙张口却没出声,指腹靠在木桌前敲击,沉默半刻后带着试探问道:“……我是在想,你们真是……靠硬熬?”


“你是指发情期?”阿云嘎倒表现得大方,“是这样没错。”


“不会很辛苦吗?”


“你看到我的工资单,就不会这么认为了。”众所周知,治疗师的薪水优厚。自从阿云嘎本科辍学后参加治疗师的考核,工作7年的他不仅有车有房,账上也有笔可观的存款。


郑云龙也是心知肚明:“会对身体有影响吗?”


“其实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过程比较辛苦。”阿云嘎将碎发捋向耳后,露出月牙般的美人鬓,“会提前备好食物和空气阻隔剂。”


空中弥漫的Omega信息素清爽怡人,任凭郑云龙怎样撩拨,都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可他偏偏就是个难缠的顾客,得寸进尺地压低嗓音:“那你会想人吗?在那段时间。”


这话问得暧昧,Alpha自负地等待着Omega的窘迫,却没想到对方回答得很坦然:“当然会,毕竟是正常的生理需求,但没有固定的对象。”


郑云龙先是一愣,随即发出笑声,似乎在缓解尴尬,却又像在嘲笑自己的幼稚:“哈哈,那你的思想倒是挺自由。”


“是呀,毕竟有好几天,只想着一位难免会腻。”


郑云龙眨了眨眼,望着屏风背后那团模糊的身影:“你这算是在和我调情吗?”


“郑先生说笑了。”


-


“感觉如何?”


“那还用说?爽啊。”谢幕后,郑云龙回到后台摘下假发套,大喇喇地伸了个懒腰,留恋地朝幕布回首,“今天怎么回事?突然来这么多人。前两天能坐满一半就算不错了。”


“做宣传了呗,什么戏剧悬疑季。”徐丽东来到郑云龙身旁,顺手将调开屏幕,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对方,“当然,主要原因是票面优惠。”


“随他们打呗。”郑云龙目不转睛地滑动H5页面,脸上还带着妆便窝进皮质旧沙发中,“只要观众像今天这样,别说五折,就算是一折我也演。”


“一折就算了吧。”徐丽东双手抱胸站在郑云龙面前,抽出对方指间的手机,眨眨眼打趣道,“一折可养不起你那张慰藉所的会员卡。”


“这你都听说了?”郑云龙挑眉。


徐丽东莞尔一笑,拿起挂在衣架中的常服,转身往更衣间走:“刘令飞的嘴巴什么时候严实过?”


“那倒是。”郑云龙也是见怪不怪,“我也不是会员,就是过去做个体验。”


“但你跑得挺勤。”徐丽东顺手关上门,两人熟识多年,换着衣服聊天也不显得尴尬,“我看疗效也不错。平时理疗做什么项目呢?”


“是吗?不过是去聊会儿天。”


郑云龙耸耸肩。说来也奇怪,自己没有跟阿云嘎讲过工作,对方也从未主动提及。虽说只是闲聊,却在每回结束后心情舒畅,积郁在胸的烦闷也多少得以纾解。


“也有信息素的作用吧。”徐丽东答道,“今晚有时间吗?小高他们凑局吃饭。”


“行啊,但我傍晚有事,结束后找你们?”郑云龙从外套中摸出手机,屏幕中闪着日程提示。


“没问题。”徐丽东换好衣服,出门便见郑云龙正对着手机屏幕笑,“开心什么呢?”


“没啥,今天演出顺利呗。”郑云龙敷衍,坐到化妆台前卸妆,两团化妆棉沾着乳液,将带妆的双眼搓得泛红,颇有些楚楚可怜的感觉。


“只希望能多些repo,群里的宣发记得转到微博啊。”徐丽东真是觉得郑云龙懒得可以,微博月更都算勤快,平时在朋友圈的屁话倒是不少,“对了,看你这么高兴,再送个好消息。”


“我微博又没几个人。”郑云龙扑闪睫羽,又挤了两汞卸妆乳,“什么好消息?”


“主办正在商量巡演的事,虽然没正式敲定,但我看八九不离十。”


“真的吗?!”


-


郑云龙感觉自己正走向事业的春天。


上回他有这种错觉,是在前年的某次首演。他开场热舞一段后转身亮相,台下突然爆出一阵惊呼。当时年轻的小郑心想自己怕不是要出逼,到后台才发现,原来是伴舞扯外套时太用力,把身后男二的打底背心给连着扯下来,导致对方只能半裸着跳完整个开场。


“哈哈,是真的吗?”阿云嘎听完这段经历后忍俊不禁,轻笑含在喉间发出咕咕声,听得叫人心痒。


“是啊,我这还有录像。”郑云龙挪喻,一双大眼睛弯作弧状,仿佛能挤出蜜来般,“先替他好好保存,以后出现在婚礼现场。”


阿云嘎能明显感觉到对方的雀跃,于是开口:“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


“确实比前阵子好些。”郑云龙耸肩,“主要是因为工作顺利。”


“你很有事业心啊。”


“哦?何出此言?”


阿云嘎评价得很中肯:“没什么,只是感觉你很看重自己的事业。”


郑云龙挑眉,双肘靠在桌缘换了个姿势,努嘴思考半刻后回答:“这样说也没错,但主要是因为……抱有热忱吧。所以会想做得更好,被更多人看见。”


“没有想过其他途径吗?”


“如果我想过,还会像现在这样吗?”郑云龙半开玩笑地回答,其实在他的演艺生涯中有过不少转型的机会,也有想签约他的经纪公司,“可惜我傻,偏就爱把路子走窄。”


“我更愿意把这叫做专业精神。”


阿云嘎的声线平淡柔和,丝毫没有刻意奉承,听得郑云龙心底涌起一丝暖流,眼睑微合好似被人挠了下巴的猫咪:“实在过奖……对了,你平时会去剧院吗?”


“偶尔吧,一年两三次。”阿云嘎想了想。


“我们这部戏的末场在下周。”郑云龙直白地邀请,“你有兴趣来吗?”


阿云嘎依旧答得模棱两可:“有时间的话。”


“最近中间价位正打折呢。”


阿云嘎忍俊不禁,他能听出郑云龙在说笑背后透出的那份期待,却偏想逗下对方:“但我看剧向来只会坐前排呢。”


评论(54)
热度(1363)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