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龙忠实玩家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4)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4.

郑云龙最近像是着了迷。


他会不时查看自己的手机,或者在闲暇之余放空,旁人叫唤他时也总会慢半拍。他会为一通不知名的短号,而跑到力所能及最安静的地方接听,即使短暂的通话,也能令他精神抖擞。若是梦境能嗅到气味,也恐怕会是这幽森雨境的气息。


在郑云龙看来,阿云嘎无疑是位极好的聊天对象,任凭自己在交谈中如孩童般捣乱,这位治疗师总能不失谦和又独具魅力地说出有趣的答复。无论承认与否,他偏享受这段看似若即若离的关系,如同点在舌尖的甘蜜,叫人心痒却倍感满足——


“你在笑什么?”


郑云龙咧嘴,坐在屏风前说出违心的话:“我没有。”


阿云嘎正伏案写笔记,并未抽空抬首:“即使我没法看见你的脸,郑先生。但我很确定自己的鼻子没有失灵。”


Alpha和Omega可以通过感知信息素来判断彼此的情绪。郑云龙挑眉,声线低沉透出些暧昧:“原来你对我的信息素已经熟悉到这种程度了?”


阿云嘎游刃有余地应对:“我对信息素很敏感,所以才能胜任这份工作。”


郑云龙眼含笑意,低头轻触鼻尖,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得意:“我只是觉得,你主动联系我,我又提前回来和你见面,总感觉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阿云嘎无可奈何,固执的Alpha从不会正视自己的解释,反倒会将这些纠正理解为欲盖弥彰:“那你提前回来是因为?”


“同事临时接了后两场的戏。”郑云龙答得直爽。


“嗯?还能这样吗?”


“如果不能,我也没办法坐在这里吧?”郑云龙话音刚落便打了个呵欠,揉着眼眶窝回椅背,雨后森林的幽香通过每次吐息使身体逐渐放松,“可惜走得急,都没时间探望老师。”


阿云嘎顺着话题问道:“你在北方念书?”


“是,我老家也在北方。”确切来说,郑云龙是今年才到这座城市发展,但他的精神状态似乎并未有效适应自身选择所带来的变化,好在如今情况有所好转,这才令他有机会坐在理疗室中与对方攀谈,“你呢?”


“我也是。”阿云嘎语气平淡地回答。


郑云龙若有所思:“也是……是指上学?还是故乡。”


“都是呢。”阿云嘎点头,提壶为自己添了杯温水,“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还以为你是在本地念书。”相似的经历令郑云龙不由得出于好奇地追问,“你是什么时候毕业的?”


阿云嘎的回答却在他意料之外:“我没有毕业呢。”


“嗯?”郑云龙一时没反应过来,“那你是还在——”


“没有。”阿云嘎的语速较慢,温润的声线透出些慢条斯理,“我本科肄业了。”


屏风对面一时并未回应,阿云嘎却也不显忐忑。其实他并非无意说出这道讯息。他知道自己在郑云龙心中是怎样的形象,亦或是对方会如何幻想自己的形象。不仅郑云龙,阿云嘎的其他顾客也是如此。


过于美好的印象会化为理想符号,成为Alpha们展开追求的主要动因。可阿云嘎自知从不完美,也不愿成为谁的白月光,他不过是另一个坐在屏风背后认真工作并且等待下班的人。因此,适当打破幻象,令顾客不再过分沉迷,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在短暂沉默后,郑云龙开口:“方便透露原因吗?”


“或许我并没有郑先生所想的那般聪明吧。”阿云嘎发出无奈的轻笑。


郑云龙微怔,自知方才的提问过于唐突:“不好意思,我只是有些惊讶。”在他眼中,阿云嘎性情沉稳又知书达理,选择肄业也应当是经过慎重考虑所做出的决定,而背后的原因才是他所关心的重点。


在听过对方一通解释后,阿云嘎先是礼貌道谢,却是半开玩笑地答非所问:“看来平时多看书还是能唬人的。”


“不仅如此。”郑云龙眨了眨眼,意有所指地回答,“还能叫人知难而退。”


阿云嘎眼尾上翘,不禁失笑:“你总这么自信吗?”


“我不得不这样怀疑。”听对方如此回答,郑云龙便知自己是猜中了大半,自满地抬手整理刘海,“你故意谈起这话题,不就是为了让我保持距离吗?怎么?认为我这种类型对你来说太过了?”


对方得意扬扬,甚至屋内的信息素都带出些男孩般的稚气与骄傲,这反倒令阿云嘎哭笑不得:“如果是我,我不会随意追求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


郑云龙轻挑眉头:“谁说我没见过你?”


“你肯定没见过我。”


“如果我说见过呢?”


阿云嘎语气笃定,目光间却噙着一丝不自知的温柔:“不,你没有。”


郑云龙本想套路阿云嘎,没成想对方根本不上钩:“你就这么肯定?”


“因为如果你见过我,你肯定会忍不住说我有一头红发。”


郑云龙原本耷拉的眼睑一扬,好似被光斑吸引的猫咪:“你是红发?”


“不,我是黑发。”阿云嘎毫不留情地反将一军,随即装模作样地张望四周,“我的烟斗和猎鹿帽在哪里?”


郑云龙不觉尴尬,反倒发出爽朗的笑声,瞥向挂在屋内的石英钟:“希望你能在下位顾客来之前找到。”


“嗯?”阿云嘎在暗示后查看时间,发现已比预定时长超出了十分钟,便开始收拾桌面上的物件,“抱歉,我没注意。”


“没事,你想留我过夜也可以趁现在说。”郑云龙静待对方仓促地收拾东西。


“那郑先生还是请回去午睡吧。”阿云嘎捧起文件夹与笔记本,将细框眼镜暂时夹在额顶的蓬松发丝间,“你今天来的也挺早。”郑云龙是他今天的第一位顾客,然而在走进理疗室时,对方已经等在屏风对面。


郑云龙点头,回话依旧是没个正经:“约会提前十分钟到,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有道理。想必以前没少在女宿舍下候人吧?”


“我通常会迟到五分钟,因为对方会迟到半小时。”郑云龙答得半真半假,听对方起身便扬了扬下巴,“你先去吧,我再坐会儿。”


阿云嘎看了眼门边的记录板:“……行,那我先走了,郑先生再见。”


“再见,嘎子。”


郑云龙窝在软椅中闭目养神,听门外的脚步声逐渐消失。直到四周重回寂静,这才双手撑着扶手起身,拖着那只被纱布层层包裹的右脚步履蹒跚地走出理疗室。


-


“这当然不健康。”正坐在铝皮方桌旁喝海鲜粥的徐丽东抬头,清亮的声线在繁杂热闹的夜市中依旧极具穿透力。


郑云龙将过长的额发扎成一撮小马尾搭在脑后,砸巴嘴道:“我只是怕麻烦罢了。”


“他是你的治疗师,大龙。你得告诉他实情,他才能帮助你。”徐丽东答得有理有据,却也不妨碍低头吃夜宵,“如果你只是想找人陪聊,环三街的夜店里每位酒保都是谈心高手。”


“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徐丽东挑眉,“因为他是Omega,有好听的声音和一流的信息素?他的份内工作是听你倾诉烦恼、帮你纾解心理压力,而不是被你骚扰。”


郑云龙是猫舌头,一勺粥得凉半天才敢入口:“骚扰这词未免也用的太过了吧?再说,工作的事多少比较敏感,不好说。”


“你以为他签保密协议是为了得到交通补贴吗?”徐丽东知道对方在回避问题,“如果他泄露信息,你完全可以向他索赔。”


“我可不想告他。”


“那就信任他。”徐丽东招手叫来服务员,又往点餐单中添了两道菜,“再说,他是不会和你交往的,就算给你打过两通电话,以我来看也完全是你死缠烂打的结果。”


郑云龙被蒸汽海鲜熏得眼眶泛红,看谁都带着点委屈:“我请你吃夜宵,可不是为了让你伤我的心。”


“行,不好意思。”徐丽东自知话说重了,毕竟从好友这阵子的表现来看,确实相当在意那位治疗师,“但你得换位思考。和你交往会让他大概率地丢掉工作,换做是你,你会怎么选择?治疗师本来就是吃青春饭,你这不是耽误人吗?”


为防止标记的Alpha信息素与顾客相冲,Omega心灵慰藉所的治疗师都不能被标记。随年龄增长,Omega的信息素会出现天然老化。同时为了提纯信息素,治疗师的生活习惯也与普通人大相径庭,所以他们的职业寿命都很短,并且年龄普遍较小。


郑云龙嘟囔道:“我没想让他丢掉工作。”


对方理想化的设想令徐丽东无奈:“那你打算怎么办?和他玩柏拉图吗?”


“我只是觉得,既然他已经27——”


“……什么?”徐丽东很快便抓住话中的信息,“27岁?他干这行多长时间了?”


“据我所知,7年。”


“哇噢,那他能算得上是治疗师界的果冻卷莫顿了。”徐丽东讶然,虽说她是个Alpha,但是7年的发情期都能靠硬熬的Omega也着实令她相当敬佩,“既然他如此有经验,也和你是同龄人。你就更没理由不让他帮助你了吧?”


郑云龙拨弄着盘中的食物:“……行,我试试吧。”


评论(62)
热度(1255)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