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龙忠实玩家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6)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6.

“——况且我觉得,他们既然愿意花这笔钱把版权买下来,就应该在尊重原版的前提下尽可能地还原,而不是把它最需要表达的内核去掉。”郑云龙单手搭在软椅靠背,喝了口凉水感觉嘴里的香口糖变硬些许,“荒唐,而且狗屁不通。”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屏风后的一阵沉默。


“……嘎子?”


轻唤将放空的阿云嘎拉回现实世界,令他慌张地慢了半拍回应:“咳,抱歉。我只是……”


阿云嘎拖了个长音却没说出理由,反倒是郑云龙接话,声线缠着苦艾酒的辛辣好似微醺:“没想到我会说正经事?”


“没想到你会如此信任我。”阿云嘎这回答美化一番后还给对方。


今天的他们在保持沉默方面格外地有默契。郑云龙将香口糖裹进餐巾纸,打了个呵欠问道:“你不打算说些什么?”


阿云嘎抿了口温水,不紧不慢地回答:“其实我正在等郑先生的想法呢。”


沉稳儒雅的音色与屋内沁人心腑的Omega信息素相得益彰,越是熟悉反倒更令人心安。郑云龙努努嘴,一双眼半睁半合地耷拉:“我不是说过了吗?荒唐,而且狗屁不通……”


在阿云嘎眼中,这些只是对方在抱怨后对事情的评价,并非切身体会,于是在对方话音未落时引导:“除此之外呢?”


“让我想想。”郑云龙若有所思地哼哼,抱怨中带出些委屈,“……你让我感觉自己像个没法还课的初中生。”


“抱歉,是我着急了。”屏风对面那含在喉间的轻笑听得人心痒,“那郑先生会参演吗?”


“不出意外的话,会。”郑云龙叹了口气,“你真不考虑叫我大龙?我听着别扭。”


自打两人相识,郑云龙这要求总是变着花样提,阿云嘎也已见怪不怪:“所以你更在意的其实是,自己分明不喜欢,却还得去做?”


“这算是一部分原因吧。”郑云龙也是一点就通,顺着思路将想法说出,“况且这剧我之前演过……所以,也算挺有感情吧。”


“是已经定了吗?”


“说是八字没一撇,但确实有些眉目。”郑云龙正巡演的这部剧反响不错,明年的通告也没少拿。这部剧虽说本子没出来,但既然排中文版,他冲着情怀也肯定会接。无奈圈内频频传出主办魔改的消息,令他犹豫不满:


“——但更多,还是会想到自己吧。”


阿云嘎问道:“怎么说?”


国内音乐剧的好资源少,自己虽说靠坚持多年挣下些口碑,也积累了不少经验,但在主办面前也并非旁人所想的那般有话语权:“嘎子,你认为音乐剧演员需要有商业价值吗?”


阿云嘎并未立刻作答,郑云龙却也不急,静待半刻便听屏风后:“……虽然不大了解郑先生所处的行业,但我大概思考了下你提这个问题的初衷。”


分明是些只言片语,郑云龙也好奇对方能听出多少:“愿闻其详?”


“我感觉,这个问题背后,真正困扰你的是:保持本心与适应环境间应当如何平衡。”


“……你手边是有水晶球吗?”对方的一针见血令郑云龙挑眉。


“哈哈,郑先生说笑了。”阿云嘎礼貌回应。


演艺界中从不乏追名逐利,即使在尚未成熟的音乐剧圈,也同样存在这种现象。但很多时候并非艺人自身刻意追求商业价值,而是主办方在选角时会将这一项作为参考标准进行衡量。偶尔业界风气浮躁,主办方多侧重考虑艺人的号召力与商业价值,反倒将业务能力和个人形象摆在第二位。


因此,他们的影响力与商业性也自然成为能与主办谈判的筹码。而那些缺乏商业价值的艺人,即使各方面条件符合,也仍旧存在被替代的风险,更别说让主办正视他们的要求。


郑云龙有经验与实力,长相身段也都出挑,平时与公司交涉,对方也会给几分面子。但若涉及剧本或编排,他的立场始终比较被动,而他只是希望能——


“更有话语权?”


“只是在这件事上。”郑云龙将语境限定,“这出戏对我有特殊的意义,我希望它能以最佳的方式呈现,尽管这听起来已经超出了我的职责范围。”


一出好戏需要的不仅仅是优秀的演员,同时也需要过硬的剧本与专业的团队。阿云嘎也自然明白这道理:“所以你认为,也许名气能帮助你?”


“……尽管这种设想很自大,毕竟人不是想红就能红的。这其实令我很疑惑,更像是某种……两难的困境?”郑云龙尽可能地解释,“这让我不知该如何选择。”


希望被关注和看到,这是人之常情,加上郑云龙的工作性质,会出现这种想法阿云嘎也并不感到奇怪:“你认为只有提升自身影响力,才能让他们重视你在工作中的要求。可同时也担心这些附加的东西会带来变化?”


郑云龙点头:“况且我不是那种,能自如应对镜头和提问的人。因此产生这种念头,让我觉得有些陌生。”


“这就关系到你以何种形象、通过怎样的方式被公众所关注了。”阿云嘎在思索后说出建议,“所以在等待适合的机会前,你需要想清自己的定位和原则。冒昧问一句,你有意向往娱乐圈发展吗?”


郑云龙皱了皱鼻头:“……尽量别吧。”娱乐圈流量大,倘若天时地利,不仅来钱快,还能快速积攒人气,可他对此并不感冒,“谁知道呢?世事无常。”


阿云嘎耸肩:“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鬼地方。”


“再赞同不过。”郑云龙在认同之余,好似意识到什么般轻挑眉头,“……意外地很了解嘛,我的治疗师。你不会是有什么明星客户吧?”


“萧敬腾老师是我的客户呢。”阿云嘎慢条斯理地回答,语气中不带一丝炫耀,屏风前却是片刻沉默,“这让你很惊讶吗?”


“……没。”郑云龙摸摸发干的嘴唇,在迟疑后犹豫开口,“比起这件事,更让我惊讶的是,萧敬腾老师原来是Alpha吗?”


噢,操……


阿云嘎这是阴沟里翻船,萧老师是他的老客户,在理疗中也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被提及。但自己一时疏忽,忘记对方并未向外界公开性征:“你如果出卖我,恐怕我就得丢饭碗了。”


“那你得给我一大笔封口费。”郑云龙在停顿间隙已有所察觉,却是乐得占便宜,拖着醉酒嗓趁火打劫,“下周末与我共进晚餐,如何?”


“抱歉,我不和客户吃饭呢。”阿云嘎能听出对方话中的戏谑,依然选择坚守原则,“况且郑先生也算是公众人物,恐怕不妥吧。”


郑云龙发出低沉的轻笑,慵懒地挑起耷拉的眼睑:“那不如把地点换在我的公寓?”


“我可不会那么晚去你的公寓。”阿云嘎的语气中透出些无奈。


“有危机感?”郑云龙转而趴在桌前,屋内的Omega信息素带些清冷禁欲,却并未降低他的兴致,“很好,这说明我还有机会。”


阿云嘎不愿再停留于这话题,无奈对方兴致正浓,一时半会难以脱身,便在迟疑半刻后中肯评价:“我相信郑先生,无论选择何种道路,都会体现出自身的价值。”


“此话怎讲?”


阿云嘎这话题看似转得刻意,却是正中下怀:“在看过你的演出后,我认为郑先生是位优秀的表演者。而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所以至少你已经具备了成功的潜质。”


“成功……也罢,每人自有一套成功的标准吧。”郑云龙对世俗定义的成功并不关心,相形之下反倒更关注对方的前半句,“你看过我的演出?为什么不告诉我?”


阿云嘎眨眨眼:“你不也没告诉我脚伤的事吗?”


郑云龙猝不及防被噎得语塞,通过这段时间的治疗,他已能行走自如,不似刚伤时那般痛楚。他确实有意瞒着对方,但见屏风后的男人字里行间透出在意,心底却是一股暖流涌起,带出些清甜:“……一点小伤而已,怎么?心疼了?”


阿云嘎一如既往地避重就轻:“倘若以后在评分5.7的电影中看见你的脸,那才让我心疼。”


郑云龙发出笑声,自得地吹了声口哨:“你不用急着回答,下回见面告诉我就行。”


“对了——”郑云龙的回答反而提醒了阿云嘎,“不好意思,郑先生。我下周不在慰藉所,所以先前的预约恐怕得改期。”


“嗯?是休假?我记得你不出外勤。”


“不,有些……特殊情况吧,还望见谅。”


评论(68)
热度(1257)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