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龙忠实玩家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8)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8.

“嘎子哥。”蔡程昱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位,“我觉得大龙哥,不像什么好人。”


看了眼身旁的少年,阿云嘎调转方向盘,将白色福特驶入车流:“哦?怎么说?”


“他说我的信息素像鲜橙多。”蔡程昱皱起鼻头抱怨,一边系好安全带。


年长的Omega忍俊不禁,三两句哄好小孩后开口:“今天如何?他没为难你吧?”


“那倒是没有。”蔡程昱委屈地撇嘴,抿了口雪糕,“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你分明在,却让我代班。”


“我也是分身乏术。”阿云嘎刚去了趟培训中心,找余笛拿推荐信,其实不一定要为了这件事提前下班,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你怎么向他解释的?”


“就说你有事呗。”蔡程昱说得轻松,事实却并非如此。面对郑云龙三番五次的旁敲侧击,他始终咬死一句话回答,也不知对方最后到底信了没:“……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我看起来这么好欺负?”阿云嘎勾起嘴角,顺着晚高峰的车流排队转弯。


“怎么可能。”蔡程昱连忙摇头,在短暂思索后又开口询问,“那你们见过面吗?”


“没有啊,怎么想起问这个?”


“还真没有啊?”蔡程昱微怔,这回答显然在他意料之外:“刚才我问大龙哥,他也说没有,我还不相信呢。”


阿云嘎眼含笑意,在等红灯的间隙看了眼蔡程昱:“见面很重要吗?”


“也不是说重不重要……”蔡程昱捏捏耳垂,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感觉有些奇怪。”


阿云嘎顺口承应,却没怎么把这话放在心上,毕竟小年轻发展关系总爱搞得脸红心跳,和他的处事作风确实不同:“哦?哪里奇怪?”


“他难道不会好奇吗?”蔡程昱自知这想法有些幼稚,却是真弄不明白。虽说理疗室中会用屏风隔断,但其实治疗师并非匿名职业。屏风能给客户营造安全感,同时特制的网面会过滤部分Alpha信息素,使治疗师能更加有效地控制自身信息素来完成理疗。如果客户真想认识他们,只需理疗结束或下班时多等会儿,总归能见到人。


“他不是这样的人呢。”在听过对方的困惑后,阿云嘎答得轻描淡写。郑云龙这人虽说言行不正经,但好在会尊重他的个人意愿,并不会贸然做出格的事。


蔡程昱却仍感不解:“拒绝吃饭这事我能理解,但他就没提出过想和你见面吗?”


其实阿云嘎对见面这事并不排斥,虽说会避免与客户有过多的私下接触,但如果只是在慰藉所见面攀谈两句,也不是不可。对方这问题似乎歪打正着,令他迟缓半刻开口:


“……或许是我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吧。”


“确实,是我肯定也想不到。”蔡程昱一想也有道理,耸肩开了个玩笑,“或许他早就偷偷见过你了,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阿云嘎知道不会,却也没拂小孩的面子,轻笑一声后将话接下:“或许吧。”


-


发情期结束已有近两周,阿云嘎总感觉自己不太对劲,他明知道原因,却总不愿面对。


无可辩驳,潜意识已驱使身体提供极为明确的信息,无论阿云嘎认同与否,郑云龙在他心中已绝非仅是过客。平心而论,自己会被对方吸引也并不奇怪。郑云龙本就富有魅力,外形无可挑剔,对自己也有好感,阿云嘎也懒得装假正经,欣然接受自己的心动。


但这并不代表什么。


多数人本就有“趋光性”,美好的事物、品格或事迹都会让他们向往。这份心动或许与自己并无关联,不过是被对方的“美好”所触动。而是否要将这份心动化作实际行动,这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


阿云嘎心重,凡事爱往复杂的方向思考,而后又会推翻些不着边际的想法。这种思维惯性帮助他考虑事情周全长远,却也是把双刃剑,会在无形间将他拉入泥潭。这回的对象便是蔡程昱的无心之言。


阿云嘎清楚,自己在郑云龙眼中的形象总带些想象成分,而这种人为添加的光晕,恐怕已成为郑云龙对自己产生好感的因素之一。而对方出于本能的规避,也许正是在降低幻想被打破的可能性。


以此得出一个残酷的结论:或许郑云龙并不想与自己见面。


“——嘎子?”


屏风对面的一声叫唤,将正在放空的阿云嘎拉回现实:“啊?抱歉,我走神了。”


继上周被放了鸽子后,郑云龙感觉对方缄默不少,很多时候甚至有些心不在焉,不由得开口关心:“……你不在状态啊,身体不舒服?”


“没,只是有点累而已。”阿云嘎揉按太阳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藏回心底,清嗓后说道,“你刚才说到哪里了?”


郑云龙回忆道:“最近有个节目组三番五次地来找我,想让我参加一档综艺。但你知道的,我这人没什么综艺感,对电视节目也没兴趣。”


阿云嘎想了想:“是什么样的综艺啊?”


“说是声乐演唱节目,选手大概30多个吧,不是淘汰制。”郑云龙打了个呵欠,“但好像要选什么首席?怪麻烦的。”


在听过对方又介绍几句后,阿云嘎中肯地提出建议:“我觉得可以考虑尝试。这综艺什么时候开始录制啊?”


“月底进组。”对方的支持令郑云龙少去了些顾虑,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前伸了个懒腰,“大概要录两个多月呢,长沙又没暖气。”


阿云嘎哭笑不得:“这里也没有。”


“……对哦。”郑云龙后知后觉,还总以为自己在北方,委屈地撇嘴道,“两个多月没办法见你,你会想我吗?”


阿云嘎轻笑,没回答郑云龙,却向对方抛出一个问题:“你就这么排斥综艺?”


“……也不是排斥吧,感觉不适合我。”自大学毕业以来,郑云龙一门心思扎在剧场,真没想过上电视节目。这回节目组轮番劝说,说是能将音乐剧带到大众视野,这才令他有所动摇。


阿云嘎单手托腮,水性笔杆在指间转动:“那你认为自己适合什么综艺?音乐类的。”


“一定得是音乐类吗?”郑云龙摸摸下巴,思索片刻后回答,“……蒙面歌王吧。”


对方的回答在阿云嘎意料之外:“为什么?”


“感觉挺有趣。”郑云龙不着边际地解释,“被人当成一个符号,挺有趣的。”


“符号?”


郑云龙点头:“是。经营自己这块招牌太多年了,偶尔也会想找个机会藏起来玩些别的。况且我认为,打造一个符号或许比经营自己还更……舒适吧?”


“或许吧。”阿云嘎多少能理解对方的辛苦,此刻却是心念一动,顺着对方的话提出问题,“那你认为符号背后的人,重要吗?”


郑云龙答得不暇思索:“重要,又不重要。其实这和贴标签是同样的道理,大众的注意力有限,所以需要刻意放大身上某一两个特质来吸引相应的群体。而打造一个符号也是如此,它源于人,却也会脱离人。”


“……因为人会变,但符号具有鲜明且相对固定的意义。”


“能这么说吧。”郑云龙无所谓地耸肩,“况且,神秘感也很重要。人们其实并不想知道面具背后到底是谁,因为那能给他们想象的空间。”


对方这段无心之言与阿云嘎先前的猜测不谋而合,令他心底五味杂陈。未等他回应,全然不知的郑云龙却又开起玩笑:“况且很多时候,离了面具的本人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美好,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奔现失败呢?”


阿云嘎一时失语,在沉默片刻后开口:“……你真是这么想的?”话音刚落便感鼻腔微酸,自斥一句矫情,深呼吸两回驱散那多余的情感。


郑云龙直觉强,对方此话一出便感觉哪里不对,脱口想解释:“没有,嘎子——”


“我认为,这综艺或许是你的机遇。”然而阿云嘎已不愿再讨论,固执地扯回先前的话题,“……你可以去试试,郑先生。”


评论(81)
热度(1097)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