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年下,清纯ABO

【云次方/龙嘎】穿女装的男人

※老套,胡扯,伪现实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毕业大戏中郑云龙吻了阿云嘎,而阿云嘎觉得这事太他妈怪了

 

没开玩笑。当他回到后台、取下那顶黑色假发、从Angel变回自己时,一种极为诡异的感受从心底油然而生。


只因方才与郑云龙在台上——不对,是Collins与Angel的一吻。等等,再纠正一次,基于实际情况,应该是郑云龙扮演的Collins吻了自己扮演的Angel……吗?坐在镜前挤卸妆乳的阿云嘎眉头一挑,这就是整件事最诡异的地方:他不明白这吻的原因,也不确定这背后是否有值得深究的意味。


那何必去管他呢?废话,当然得管!因为他喜欢郑云龙。


郑云龙是阿云嘎进入北舞后喜欢的第六个人,除去一位已经身材走形的、一位因为骂明星而被遭受网络暴力的、三位只活在海报和屏幕里从未真实接触过的……郑云龙是至今为止他的名单中最靠谱、最正常的一位可发展对象。顺带一提,第二位在说说中骂了后面三位的其中之一,阿云嘎把这件事po上了论坛,并且“无意”泄露了对方的QQ。他能怎么办?他能怎么办!那人伤了他的心,当自己为一本杂志四处奔波时,打开手机,却发现有人恰巧把这类行为归为“愚蠢”和“弱智”——对,年轻人的爱意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快,所以呢?


咳!言归正传。阿云嘎在意这吻,不仅是吻的精神层面,也同时包括物质层面。先从吻本身入手,且不说郑云龙口中还带着曼妥思和廉价香烟的味道。阿云嘎最不能忍受的,其实是自己。


首先,这口红闻起来像橡皮泥。其次,他刚吃过半根士力架和两枚好丽友,还是两种不同的好丽友。他有些记不清了,也许是好丽友派和蛋黄派,反正是两种——算了,管他是什么。总之,阿云嘎完全不知道自己口中什么味道,就像很多人穿得土里土气却总以为自己很有衣品,但是!


重点在于,他完全没有准备好,而且他发誓两人当时有张嘴、有呼吸。这是个真的吻,不是《怦然心动》里的那种啵啵,是那种如果用10倍镜观看会让你感到不适的接吻。


何必要如此苛责自己呢?反正郑云龙嘴里的味道也不怎么——不不不,这完全不同。郑云龙当自己是哥们儿,他是个大脑简单、成天傻乐、毕业后还会面临失业问题的憨包直男。对方嘴里哪怕有猫饼干味,阿云嘎都感觉很正常。但阿云嘎不同,他喜欢郑云龙,他理应在吃过那半根士力架和两枚好丽友——等等,好像还有一小块牛轧糖?……天,真是太操蛋了。总之,他至少应该嚼块口香糖,因为他明知道接下来会和对方有吻戏!


但阿云嘎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因为他根本没想到两人会真的接吻!


这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就像是你躲在夜里的战壕,四处炮火连天,你掏出手雷往外丢,却他妈的发现自己把手电筒扔给了敌人。阿云嘎没有开玩笑,当郑云龙吻过来时,他真的耳鸣了,就像是一辆歼-20战斗机正不偏不倚地向他俯冲。


再说,这不是什么正规表演,只是学生的毕业舞台——请别误会,他的意思是,这不是那种真真正正的……见鬼,说不清了。总之,这不是在倪德伦剧院,观众不会因为两名男演员自动删节了接吻情节或者选择借位而给他们打上恐同标签,并让他们滚出百老汇。


这是次学生表演,但他们全都是来真的。抱着对音乐剧的一腔热忱,他们用正式剧目的标准来衡量品质,用排练巡演的强度来要求自我……但这并不代表吻也要来真的!阿云嘎对天发誓,自己选择Angel这个角色与郑云龙当时已经选择了Collins没有半点关系。


他是个专业的表演者,尽管听起来很像在胡扯,但他绝不会因为自己喜欢的男生选择了绒线帽与超丑的牛仔裤,就迫不及待地穿着小裙子过去投怀送抱。这绝不是他的风格,阿云嘎确实在性向方面看得开,但他不是异装癖。更何况,哪怕自己有异装癖,那套戏服也绝不可能是他的第一选择。


选择出演Angel有他自己的原因。比如,出演一个富有戏剧性且死得凄惨的角色,会让他在谢幕时获得更多掌声——这只是开玩笑!好吧,或许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你不能指望一个演员在出演角色前完全不考虑观众的反响,这是不人道的,但这绝不会成为主要原因。就像牛排盘边的胡萝卜或者花椰菜。它总会在那儿摆着,你也不一定会吃,如果有天它不在,你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但完全不会花时间刻意回忆。


没有男生愿意毕业作品中的自己是个穿斑马筒袜敲锣打鼓的变装皇后……阿云嘎想让说出这话的人闭嘴,这无关他的性向,无关角色的扮相,更无关和谁搭档。他被Angel吸引,仅仅是因为她的迷人与乐观、自信与和善,而且毋庸置疑,她拥有强大而美好的灵魂。这本就是个极具魅力与生命力的角色,而阿云嘎选择挑战自我,也愿意花心血去打磨与塑造。


所以问题接踵而至:到底是Collins吻了Angel,还是郑云龙吻了一个穿女装的男人?


他俩不是第一次排练,郑云龙也不是第一次入戏。为何他会这么肯定?因为这郑云龙的眼神会变,而对方是个眼里藏不住事的人。什么时候他是Collins,什么时候他是郑云龙,不是阿云嘎吹嘘,自己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感谢天杀的舞台灯光,以及那阵头晕目眩的耳鸣。阿云嘎老马失蹄,当两人接吻时,他的视野里只剩光斑和在空中来回奔跑的独角兽。这绝对是身体的应激反应,以防自己突然晕厥然后被呕吐物呛死。


Collins理应亲吻Angel,这毋庸置疑也无需讨论。但如果将层面移向郑云龙和一个穿女装的男人,那故事可就要精彩一万倍了。


令阿云嘎感到诡异的重中之重在于,他有一个预先假设,那就是郑云龙带有目的性。一个人吻另一个人肯定会有目的性,毕竟他们又不是勃列日涅夫和埃里希·昂纳克。而郑云龙选择在这时,亲吻正身着女装的自己,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喜欢女生?嗯,这很正常。意味着他喜欢男生?额,出乎意料,但阿云嘎欣然接受。但还有一种可能——郑云龙不仅喜欢女生,他还喜欢穿着女装的男生。或者是,当男生穿着女装时,郑云龙会被吸引。


这就是件很严肃的事了。进一步来想,那跨性别者呢?郑云龙是否同样会产生性冲动?这并不是件完全罕见的事。阿云嘎知道有这类喜好的人存在,这同样是种性取向,没有对错之分,只关乎双方能否接受与合适与否。阿云嘎只是个普通的、摇摆于同性和异性之间的男青年,他没有性别焦虑,更不是异装癖。如果和对方处对象的代价是以后都要戴着假发、穿着小裙子做爱?谢谢,下一位。


“你也想太多了吧兄弟?”伊里奇的声音从听筒对面传来。


阿云嘎坐在学校小门外的招待所房间里,鉴于今天发生的事,他完全有理由给自己一晚的时间冷静:“但我说的很有道理。”


有道理个屁。伊里奇没有将这话说出口,是他对阿云嘎最后的温柔:“你就这么确定?”


“至少有这种可能吧。”阿云嘎答得理所当然,“你想想,我和他在一起排练这么长时间——”


“但你也不止今天穿戏服吧?”


阿云嘎沉默半秒:“……你别打岔,听我说!我今天画了整套的妆,还带了饰品和假发,和之前带妆彩排……完全不同。我意思是,要更像女人,更好看。”


伊里奇挑眉:“是吗?给我张照片。”


“想得美。”阿云嘎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


“你不给照片那还说啥?”伊里奇带着挪喻与无奈开口,“总得让我看看是什么程度吧?”


“什么什么程度?”


“是那种‘直男看了都会心动’的程度,还是‘脑子有病才会喜欢’的程度。”


阿云嘎竖起手指:“我再重申一遍,这不是脑子有病,这只是人的性向和癖好而已。”


“行吧,我就是那个意思,你还真讲究。”伊里奇打了个呵欠,“所以到底给不给?”


阿云嘎犹豫半刻,咬牙答应:“……行,如果你敢发出去,你就死了。”


“嗐,我保证它会出现在你的婚礼现场。”伊里奇找骂地贫了句,在对方的回嘴间挂断电话。


阿云嘎紧抿双唇,在手机中挑来挑去,选了张自以为角度不错的照片发给对方。没过几秒便响起来电,阿云嘎接通电话后开口:“喂?”随即便听见对面传来一串肆无忌惮地狂笑。


“诶哟,妈呀!我敢保证——他绝不是你说的这种情况。”自从上次吃太多奶豆腐后,伊里奇还没感觉胃有这么痛过,“就你这模样,就算他真有什么性癖,多半也只能是恋丑癖。我劝你还是从其他角度思考比较好。”


“我可去你的吧!”阿云嘎感觉脸颊瞬间发烫,但想想又觉得自己没必要为女装扮相不够好看而置气,“那你说什么角度?”


“我怎么知道?我手边又没有水晶球。”伊里奇寻思着平时怎么没发觉发小这么有幽默感,对着那照片意犹未尽地大笑几声,“我觉得你也别猜了,直接问他不就得了吗?这都快毕业了,反正也没几天要熬,问了也不怕日后相处尴尬。”


“……你是真的这么认为,还只是着急去吃晚饭?”


对面陷入沉默后如实相告:“你说对了。我快饿死了。你知道我们的上一通电话有多长吗?两个半小时。而且你的表达能力也太差了,除去废话,基本也就没几句能听的了。”


-


郑云龙站在一家日料店前,知道自己这回肯定要玩完了。


郑云龙不是没处理过类似的特殊情况,从他极为有限的经验来看,吃饭的地点向来隐含着邀请人的深意——


如果阿云嘎约在学校食堂,意思就是“我不在乎这件事,也不想多听你解释,吃过这顿饭我们就和好如初”。如果他约在塔林,那就要提高下警惕性了,但事态范围依旧停留在可控范围内。你只需要听他说话,连声说是,然后承认错误或作出表态即可。如果他约在街角的那家麻辣烫……那他就是想吃麻辣烫了,因为那家麻辣烫超级好吃。


但是约在一家陌生的高档餐厅?必定是场腥风血雨。


这不是那种商场中随处可见的回转寿司店,而是真正的日料店,有和牛的那种日料店。而在这样的店里,通常只会发生两件事:买凶杀人,或者被自己的班长兼室友质问到无地自容然后投湖自尽。第二种情况很美好,仅次于第一种情况。


郑云龙最不希望面对、却大概率会发生的情况是:阿云嘎质问自己,自己无法回答,对方生气走人,留下至少500块的账单。日料店里实在太安静了,它不像火锅店那样大家吃得热火朝天,完全没工夫管其他桌在做什么。在日料店里,如果发生争执,他们无论怎样压低声线,都会无形成为店内的焦点。所有人都能听清,包括阿云嘎离开的脚步,包括自己打开钱包结账时不断砸向地面的滚滚泪水。


思及此处,一抹熟悉的清瘦身影出现在街角。郑云龙大气都不敢喘,站在店前凝望对方越走越近的步伐。阿云嘎太瘦了,两条裤管空唠唠地晃悠,整个人的比例都被拉长不少,远处看甚至感觉比自己还高。


为了能更方便地戴假发,阿云嘎前几天修剪过头发。他看起来精神利落,面无表情时嘴角微微向下,稍高的颧骨营造出嘬腮感,带出天然的清冷严肃。郑云龙与那双清澈平静的眼眸对视,真不知自己当时到底是吃了怎样的熊心豹子胆,才敢在大庭广众下吻这样的一个人。


“动作很快嘛。”阿云嘎没想到对方会先到,毕竟自己住的招待所就在马路对面。


“……哈哈,正巧在操场。”郑云龙讪笑,他哪里敢迟到,挂断电话后便从一路狂奔到这里。


“那我们走吧。”阿云嘎点头,转身便准备往街角处右拐。


“嗯?我们不在这里吃吗?”郑云龙心中一动,慌忙跟在身后。


阿云嘎瞧了眼那招牌,其实他约在这里碰头不过是因为位置显眼罢了:“多贵啊,你请我吃吗?”


“月底了,饶命。”郑云龙身上是真没剩多少钱,幸亏他上周预知大限将至,在饭卡中咬牙充了一笔钱,才不至于下周会饿死街头。


“我想也是。”阿云嘎太了解郑云龙的花钱习惯了,掐指一算也知道对方濒临破产也就只剩一顿烧烤了。


于是他带郑云龙去了家烧烤店。门面很小,就在那条街横插的深巷当中。低桌矮凳,灯泡下吊着赶苍蝇用的红绳,转得郑云龙眼晕。


两人难得叫了些啤酒,郑云龙抿着杯边咂咂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暗中打量:“……嘎子,你怎么没回宿舍啊?”


“我今晚住外面。”阿云嘎不紧不慢地喝酸奶,他胃不太好,得靠乳制品先垫垫。


郑云龙一怔:“啊?为什么?”


阿云嘎扫了对方一眼后反问:“你觉得为什么?”


这问题就问得很讲究了。郑云龙有两种选择:装傻,或者承认错误。承认错误也许过程很痛苦,但装傻会死。所以他选择长痛不如短痛,竹筒倒豆子似的开口:“嘎子,我当时真是上头了。我发誓,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回过神时就——”


“就——”


“就……做了件对不起你的事。”郑云龙是真不知道怎么描述,向对方透出真挚无比的目光,“我真不是有意的。”


阿云嘎像黑社会老大似的双腿叉开坐在矮凳前,在郑云龙的注视下,不紧不慢地吃着烤串:“又不是小姑娘,用不着。”随即竹签往旁边一扔,拍拍手,“问你个问题。”


“什么?”郑云龙有股不祥的预感。


“你喜欢看男人穿裙子吗?”


“啥?!”郑云龙瞪大双眼,过大的反应引来旁人的注意,耳根瞬间发烫,连忙压低嗓音追问,“你这问的是什么意思啊?”


阿云嘎想了想:“你觉得穿女装的男人和女人,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了,就是性别的不同啊。”郑云龙回答得理所当然。


“那如果有个男人,他打扮得足够像女人。你会像对待女人那样对待他吗?”


郑云龙挑眉:“……这要看对方的意愿吧。我倒是都无所谓。”


“假如一类打扮得足够像女人,一类打扮得类似女人但同时保留一定的男性特质,你会选择?”


“你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郑云龙露出好似吃了苍蝇的表情。


阿云嘎眨了眨眼,在沉默半刻后回答:“我只是想弄清楚而已。”


“弄清楚什么?”


“弄清楚,Collins背后的秘密。”阿云嘎喝了大半杯啤酒,抬手轻戳对方的肩窝,“你不用觉得难为情,我能理解。你喜欢穿女装的男人,所以你才对我做这种事吗?”


郑云龙惊了,怎么会有人是这种想法,真是打着奥迪远光灯都找不到:“当然不是!”


“那你又该怎么解释呢?为什么偏偏在最后一次的时候吻我。”阿云嘎完全没有意识去压低声音,此话一出,郑云龙能很明显地看到阿云嘎身后的那桌人望了他俩一眼,并且挪了挪凳子。


郑云龙尴尬到想自杀,面对一本正经的老班长开口:“我都说过了,只是意外。”


“对,我记得。你说你大脑一片空白,然后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阿云嘎点头,“但这不是原因,我想听你的原因。还是说,你被Collins影响了?”


郑云龙摇头:“不是的。”


“那我们把问题说得简单些好了。”阿云嘎想了想,“你觉得你当时吻的是Angel,还是一个穿女装的男生。”


“……我为什么不能吻你呢?”郑云龙的回答令空气瞬间静止,只有那吊在两人头之间的红绳还乐此不疲地旋转。


阿云嘎的目光间闪过一丝惊诧:“你说什么?”


郑云龙揉揉后脑蓬松的发丝,咂咂嘴后重复:“为什么我吻的人,不能是你呢?”


两人又是沉默良久,阿云嘎低头吃串喝酒。郑云龙挺着腰背,直到胸腔中的悸动与响声趋于平淡,这才准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俯身拿些吃的——


“行啊,那就这么办呗。”


-


和郑云龙预想的一样,他的确忍痛付了款,并且破产了。


但这是他自愿的,因为阿云嘎说他已经缴了房费,所以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报销今晚的餐费。


接下来的8天里,阿云嘎依旧会为他带饭,叫他起床。只是郑云龙丧失了部分的饮食自由和财务自由罢了。


评论(32)
热度(531)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