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龙忠实玩家

【云次方/龙嘎】便宜叔叔(1)

※猫系侄子龙×小叔叔嘎

※非亲,同居日常,六岁年龄差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

阿云嘎正在地铁中回复消息,对面是他的上司。


实不相瞒,他在对话框里为郑云龙编造了一场重病,此刻正浑身乏力、缠绵病榻。而自己为了照料病患,不得不将方案的截稿日期推迟到下周。


“行吧行吧,下不为例!”


“这怎么好意思呢?”阿云嘎点开语音,不由得嘴角轻扬,装模作样地在回复后附上一只含着温度计的卡通兔子,便将手机塞进上衣口袋,提着背包走出地铁。


这家火锅店在林番区颇具人气,自去年开业以来,即使是工作日的午档也常会有人拿号排队。阿云嘎顺着队尾走到门口...

【云次方/龙嘎】穿女装的男人

※老套,胡扯,伪现实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毕业大戏中郑云龙吻了阿云嘎,而阿云嘎觉得这事太他妈怪了


没开玩笑。当他回到后台、取下那顶黑色假发、从Angel变回自己时,一种极为诡异的感受从心底油然而生。


只因方才与郑云龙在台上——不对,是Collins与Angel的一吻。等等,再纠正一次,基于实际情况,应该是郑云龙扮演的Collins吻了自己扮演的Angel……吗?坐在镜前挤卸妆乳的阿云嘎眉头一挑,这就是整件事最诡异的地方:他不明白这吻的原因,也不确定这背后是否有值得深究的意味。


那何必去管他呢?废话,当然得管!因为他喜欢郑云龙。...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12/完结)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2.

公司年会设在当地一家老牌的五星级酒店,地理位置优越,装潢复古却不显过时。宴会厅中杯盏交错,淡香宾色的丝质窗帘将稀疏飘落的雪花隔绝在外,宾客在衣袂翩跹间谈笑,高跟鞋与大理石相撞的脆响同现场乐队的演奏近乎融为一体。


“谢谢,我女儿一定会很喜欢。”女高管接过签名照后报以微笑。


郑云龙摇头轻笑,将笔插回西装内袋。他站在冷餐台旁,端起今晚的第二杯雪利酒,目光在人群间游走穿梭,却并未找到那处心仪的支点。


“西装真好看。”就在此刻,背后传来令他心跳漏拍的熟悉声线...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11)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1.

“别说,他嗓子还真好。”


蔡程昱点头同意,嘴里还跟不过瘾似的嘬着果冻爽:“那是,大龙哥现在人气可高呢。欸,丁丁姐,你说我们店里不会就有他的粉丝吧?”


“有是有,问你嘎子哥就知道。”丁臻滢窝在沙发中回答。


阿云嘎怀中抱着靠枕,目不转睛地看电视:“确实不少。”


蔡程昱猜测:“肯定有不少人找你帮忙要签名。”


“我会说自己无法联系他,他是位神秘客户。”阿云嘎皱了皱鼻尖,故作神秘地低声道,“事实证明,这反而会让人们更爱他。”


蔡程昱话到嘴边...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10)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还有两章左右完结。


10.

伴随门闩开启的喀嚓声,一股熟悉的苦艾酒味幽幽飘进阿云嘎的鼻息。


“嗯?你怎么来了?”他略显惊诧,低头核对预约信息,确认是徐小姐没错。


郑云龙拖着脚步走进屋内,一屁股坐进软椅,取下口罩与帽子,面带倦意地故意撇嘴:“怎么?看见我不开心?”


他这次临时回来主要是为了见甲方,无奈有节目任务在身,昨晚又和搭档临时换曲,改了一宿才总算把公演舞台的饼重新画好。


即便如此,也肯定是要见阿云嘎的。


郑云龙在得知要回来时,便请徐丽东帮...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9)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9.

其实,治疗师是有工位的。


虽然他们总捧着笔记本、文件夹在各个理疗室中穿梭,但慰藉所依旧给他们配了工位,面积不大,常用来放杂物,或是临时处理些文书工作。


阿云嘎是所里的资深治疗师,固定客户多,日程也自然排得满。他平时很少来工位,桌上没摆几样东西,却总是将它收拾得很整洁——可最近不同。


午休,他手持一束报纸包裹的黄玫瑰走出电梯,来到办公区将其摆在工位。桌前已堆了几个花束,好在每束也就15支,看着倒不显杂乱。


“又是花?这都第几天了?”坐在对面的蔡程...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8)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8.

“嘎子哥。”蔡程昱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位,“我觉得大龙哥,不像什么好人。”


看了眼身旁的少年,阿云嘎调转方向盘,将白色福特驶入车流:“哦?怎么说?”


“他说我的信息素像鲜橙多。”蔡程昱皱起鼻头抱怨,一边系好安全带。


年长的Omega忍俊不禁,三两句哄好小孩后开口:“今天如何?他没为难你吧?”


“那倒是没有。”蔡程昱委屈地撇嘴,抿了口雪糕,“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你分明在,却让我代班。”


“我也是分身乏术。”阿云嘎刚去了趟培训中心,找余笛拿推...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7)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鉴瓶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6)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6.

“——况且我觉得,他们既然愿意花这笔钱把版权买下来,就应该在尊重原版的前提下尽可能地还原,而不是把它最需要表达的内核去掉。”郑云龙单手搭在软椅靠背,喝了口凉水感觉嘴里的香口糖变硬些许,“荒唐,而且狗屁不通。”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屏风后的一阵沉默。


“……嘎子?”


轻唤将放空的阿云嘎拉回现实世界,令他慌张地慢了半拍回应:“咳,抱歉。我只是……”


阿云嘎拖了个长音却没说出理由,反倒是郑云龙接话,声线缠着苦艾酒的辛辣好似微醺:“没想到我会说正经事?”...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5)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5.

蔡程昱径直走向公司茶水间的冰箱,却被阿云嘎叫住:“快来吃吧,我替你热好了。”


“多谢嘎子哥!”蔡程昱应声展露笑容,见前辈所坐的小圆桌旁摆着垫有餐巾纸的便当,落座后用清朗的声线哀叹一声,“不好意思,刚才耽误了会儿。”


阿云嘎端着盛外卖的纸盒,挑了块糖醋里脊夹给对方:“上午的客户?”


“谢谢……是啊,就是之前那位。”蔡程昱年纪轻,是十足的直肠子加乐天派,常用他那股精气神来激励客户,此刻却不免咋舌轻叹。


阿云嘎回忆道,眼前这小孩很少抱怨工作,因此当蔡...

1 / 5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