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胡,年下,清纯ABO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4)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4.

郑云龙最近像是着了迷。


他会不时查看自己的手机,或者在闲暇之余放空,旁人叫唤他时也总会慢半拍。他会为一通不知名的短号,而跑到力所能及最安静的地方接听,即使短暂的通话,也能令他精神抖擞。若是梦境能嗅到气味,也恐怕会是这幽森雨境的气息。


在郑云龙看来,阿云嘎无疑是位极好的聊天对象,任凭自己在交谈中如孩童般捣乱,这位治疗师总能不失谦和又独具魅力地说出有趣的答复。无论承认与否,他偏享受这段看似若即若离的关系,如同点在舌尖的甘蜜,叫人心痒却倍感满足——


“你在...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3)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3.

“你昨晚来了吗?”


依旧是那间理疗室,坐在屏风后的阿云嘎十指相交,鼻梁上架着防蓝光的细框眼镜,打太极似地将问题推给郑云龙:“郑先生看见我了吗?”


通过几回相处,郑云龙也多少摸清了对方的说话风格,双肘靠在软椅的缎面扶手,摸着耳垂回答:“分明是我先问你的。”


阿云嘎轻笑一声后提笔记录,并未给出正面回应:“我昨晚出去了一趟呢。”


“你真应该去做……新闻发言人。”郑云龙见问不出个结果,嘴角轻扬,掩去眼底一闪而过的无奈,“或者是政客。”


“可惜我对...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2)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2、

“不好意思,理疗室是禁烟的呢。”


郑云龙单肘靠桌,唇边咬着烟蒂,对治疗师的制止置若罔闻:“电子烟而已。对了,你能分辨香烟和烟草味的信息素吗?”


“那是当然。”屏风对面答得利落,停顿半刻发现郑云龙没有灭烟的意思,便继续出言相劝,“郑先生,电子烟也不行。”


“都说别见外了,叫我大龙就好。”郑云龙自得其乐地吞云吐雾,这是他来到Omega心灵慰藉所的第二周,言行举止随意了许多,倒是令阿云嘎头大不少,“不如这样,你叫声大龙,我就把烟灭了。”


阿云嘎瞥向左...

【龙嘎】Omega心灵慰藉所(1)

※音乐剧演员龙×慰藉所职员嘎

※ABO社情文学(?)内含私设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

剧场的准备室中,一台液晶彩电正被锁定在新闻频道,4:3的普清画面被强行拉成宽屏,年久失修的音响声极具颗粒感。


“——但是您不能否认,高速的现代化进程对Alpha群体同样会产生影响。”


坐在演播厅左侧的专家扶了扶眼镜:“对,但我并不认为Alpha是承受最大社会压力的性征群体。当然,如今人们已不再将性征作为划分社会地位的硬性标准,但社会普遍认知、Alpha群体的先天性优势,仍然能为他们争取到优于其他性征群体的潜在社会资源。”


“那您又是如何看...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23/完结)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23、

“学姐,那东西我就放在这里了?”


少年弯腰,将纸箱双手摆在女生宿舍门外的台阶,礼貌地露出爽朗的笑容。他身材颀长,衣袖挽起露出被晒成麦色的结实小臂,迷彩军训服被平直的肩线衬得挺括,五官端正英挺让异性倾心,俊朗流畅的面部线条也令男性欣赏。


同行的学姐点头,在两人道别后迟疑半刻,随即叫住准备离开的少年:“……等等!”


“嗯?怎么了吗?”郑云龙转身答应,明亮清澈的眼眸看得对方难为情。


女生的视线移向被路灯映出光斑的青砖路面,将发丝别在耳后支吾:“现在离宵禁还...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22)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下回就是最后了,我们周五见


22、

人们常说,哀伤分为五阶段: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消沉以及接受。


显而易见,阿云嘎已经持续五天卡在第二阶段,并且完全没有继续演变的迹象。公司上下都知道,虽说阿云嘎很讲究分寸与距离,却是位好好先生,比起张扬气性,他更善于洽谈与内化。温润、随和、沉稳、儒雅,一切形容好脾气的词汇用在男人身上都并不为过。


但不是这几天。


听说这几天阿云嘎老师的心情不怎么样,虽然没到会把员工训哭的程度,但自从上次季度策略会,他在听完报告后破天荒地轻哼一声...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21)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21、

在附近商场的冰淇淋店中,郑云龙查看支付宝余额向店员点单:“额,一份蜜桃芭菲。”


“只要一份吗?”店员在收银机中输入后抬眼。


郑云龙略显犹豫后开口:“再加双倍燕麦。”


“一份蜜桃芭菲加双倍燕麦,一共63元。本店有活动,消费过60元可多加软糖。”


“好的,谢谢。”郑云龙回头瞧了眼正坐在卡座中的阿云嘎,咽了口唾沫,用那双带有卧蚕的大眼睛真诚地看向店员,“尽量多加一点吧。”


自从去年被母亲在书包底发现不及格的月考卷,少年发誓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20)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立个日更flag,争取本周完结


20、

“我需要和你谈谈。”


阿云嘎打开台灯,独自靠坐在床头,回应他的却是一片寂静。等待片刻后,他再次开口:“嘎子,你听见了吗?我要和你谈谈。”


又是半晌沉默,嘎子在脑内不情愿地拖嗓敷衍:“……天,行吧。我爱上了你的身体,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满意了吗?”


“我是认真的!”阿云嘎拿过身旁的方形靠枕,坚定地抱在怀中。


“大哥,你知道自己已经27岁了吗?”嘎子继续窝在阿云嘎的思维世界中,话语中透出无奈,“现在是凌晨吧,你明天不上...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9)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9、

“先生!”


郑云龙手忙脚乱地拿备用钥匙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公寓。天花板中不断洒水的喷头将整间厨房浇得湿滑狼藉,烟雾警报器也乐此不疲地发出刺耳的声响,地板上还扣着只平底锅,炸焦的豆腐饼黑乎乎地滚落四周。


郑云龙贴着墙壁躲避喷头,确认厨房外的晾衣间没有起火后垫脚跨到烟雾警报器前,用员工卡将其刷停,一面打电话给前台报平安。


“2407检查完毕,只是烟雾警报器触动了洒水喷头而已。”郑云龙简单汇报两句后迅速张望四周,他刚来上班便急匆匆地赶到公寓,根本没有时间换制...

【云次方/龙嘎】二流关系(18)

※准大学生龙×离异人妻嘎

※ABO,双重人格paro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18、

“先生!我拿到相纸了!”


残阳将层层海浪衬出灿烂的橙红,郑云龙拎着部徕卡相机,沿海岸线一路走来。他身着T恤与短裤,夏风扬起发丝显得格外清爽,目光却完全被那站在沙滩前的男人所俘获。对方的山根高挺,鼻梁偏窄、两翼微收显得相当秀气精巧,嘴角与眼尾略微下垂,在深邃的面部轮廓中凭添几分温润亲和。


男人扭头,刚想回应便感到趾间一凉,惊呼并后退半步,躲避那涌上沙滩的潮水:“啊!”


少年见状不禁笑得灿烂,两三步跑到对方身旁揽过肩膀:“哈哈,先生不是会游泳吗?怎么还怕海呢?...

© 锵锵 | Powered by LOFTER